當前位置: 首頁 > 深度

第三屆國醫大師列傳?丨鄒燕勤

鄒燕勤:孟河飛出金陵燕 勤研經典愈痼疾

時間:2018-04-13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3版 作者:徐婧

  鄒燕勤,1933年4月生,中共黨員,生物學、中醫學雙學士,南京中醫藥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江蘇省中醫院腎病科學術帶頭人,主任中醫師,現任中華中醫藥學會腎病分會顧問等職,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

  對于第三屆國醫大師、南京中醫藥大學教授鄒燕勤這個年紀的人來說,回憶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在江蘇省中醫院的名醫堂里,85歲的鄒燕勤穿著白大褂,面前放著一個玻璃茶杯,杯中綻開的白菊、枸杞、玫瑰花和薄荷葉,或浮或沉。這杯茶是她出診的必需品。

  剛下過雨,天闊云低。坐在診桌對面聽她娓娓道來,艱辛的童年,少女的情懷,學醫的辛苦,還有時常出現的夢中的家鄉。光陰雖老,記憶猶新。

啟蒙:槳聲搖醒中醫夢

  江蘇省無錫東絳鎮(今太湖鎮)鄒家弄村是鄒燕勤的父親、一代中醫腎病大家鄒云翔的舊居,也是寄托了鄒燕勤無數童年記憶的地方。

  在離鄒燕勤家鄉不遠的地方——常州,就是孟河醫派的發源地。孟河醫派名家輩出,以費伯雄、馬培之、巢崇山、丁甘仁四家為代表。1931年,鄒云翔拜孟河醫派費伯雄高足劉蓮蓀先生為師,成為費伯雄先生的第三代傳人,他是中醫腎病學大師,在老年病、婦科病、兒科病、疑難雜癥和溫熱病方面也有獨特經驗。醫學界稱他為“腎病宗師”。

  回憶起在那棟房子里的童年,鄒燕勤眼前出現了如夢的水鄉。她說:“小時候,常常有很多人搖著船來我家找父親看病。當時很多膏藥就放在我家的柜子里,拉開柜子,就能聞到膏藥的味道。”槳聲欸乃,搖醒了她關于中醫最初的啟蒙。然而,鄒燕勤一開始并沒有選擇學習中醫。1953年,她以優秀的成績從高中畢業后,被保送至江蘇師范學院生物系學習,畢業后留校任植物學助教。

  1962年,國家為保障名老中醫的學術繼承工作,開始在名老中醫的子女中挑選繼承人,由于鄒燕勤的哥哥們都已年長,弟弟又擔工作重任走不開。當時正在學校教書的鄒燕勤成了最好的選擇。

  對于這樣的安排,起初,鄒燕勤感到不解,她的內心對于放棄生物學的研究非常不舍,但一直以來十分乖巧的她還是遵循了父親的想法,在獲取生物學的本科學位之后,她開始了與中醫一生的緣分。

  1962年9月,梧桐葉密密地遮蓋著南京的街道,鄒燕勤進入南京中醫學院中醫系,開始了6年的學習生活。6年中,每到周末和寒暑假,她就跟著父親抄方學習,有時還跟隨出診。由于父親喜愛文史,在行醫之余,常要求鄒燕勤閱讀《古文觀止》,有些章節還須認真背誦,這為她學習中醫打下了良好基礎。

  1968年,35歲的鄒燕勤從南京中醫學院中醫系畢業,獲得醫學學士學位,留南京中醫學院中醫系工作,調至江蘇省中醫院內科。在這里一干就是50年。

  中醫學是她耗時6年拿到的第二個學士學位,在畢業后的幾年里,她都未到學校領取自己的畢業證。她玩笑說:“我1957年就大學畢業了,還在大學工作了5年,可不是1968年畢業的,這太晚了。”但這小插曲并沒有妨礙她日后對于中醫的熱愛。

求學:亦父亦師傳醫術

  江蘇省中醫院副院長、副書記,全國中醫腎病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江蘇省第一批名中醫,江蘇首屆國醫名師,國醫大師。這些都曾是鄒燕勤的標簽,可是,摘去這些標簽,她評價自己說:“我是一個學生。”

  在學術的道路上,她是父親鄒云翔的學生,在人生的道路上,她是母親的學生。

  如今,已經成為國醫大師的鄒燕勤有了自己的傳承工作室。在這間不大的工作室里,到處都是父親鄒云翔的影子。墻上掛著父親與學生交流的照片,還有一張她與父親的合影,在長江上的郵輪中,江風追拂著她年輕的面龐,她和父親緊緊地依偎著,正如數十年來,在學術領域父女二人的緊密聯系。

  1971年,鄒燕勤參加學校舉辦的“名老中醫學術繼承班”,在職學習,正式跟隨父親進行學術繼承工作,直到父親86歲最后一次赴京為時任軍委副主席的葉劍英出診,鄒燕勤與父親總是形影不離。在這期間,她每年都要陪同父親到北京出診2~3次,她是父親的學生、助手和警衛。

  這樣復雜的身份轉換,讓鄒燕勤對于父親更加敬重。鄒云翔一生收到的匾額無數,令鄒燕勤印象最深的,當屬“仲景功臣”四字。這塊由父親從死亡線上救回來的華頌文家所贈的匾額又大又厚,在鄒燕勤出嫁的時候,父親曾想把這塊匾額做成寫字臺送給她,意在鼓勵她成為像張仲景那樣的一代名醫。

  和這塊匾額一樣,父親醫案中所保留的東西連接著過去,面對父親的文字,鄒燕勤如相晤對。她說:“父親對我的影響,不僅僅是言傳,更是身教。”在跟隨父親學習的過程中,她不僅吸收了父親的學術思想,更學到了父親嚴謹治學精神。

  而母親則以堅強與勇敢,深深地影響著鄒燕勤。讓她在中醫求學的道路上,無論遇到怎樣的困難,也決不放棄。她年幼時,由于缺乏生活來源,母親養活5個子女異常艱辛,但即便負債,母親也沒有讓鄒燕勤放棄上學的機會。

研學:承前啟后集大成

  作為孟河醫派名醫費伯雄的第四代傳人,鄒燕勤秉承孟河醫派的理念,在幫助父親整理資料、醫案、經驗的過程中,她醫術漸精。她在中醫藥治療腎系疾病方面,特別是在原發性和繼發性慢性腎小球腎炎和腎功能衰竭的中醫治療上有獨到的見解和深入的研究,積累了豐富的經驗。鄒云翔治療腎病注重辨證論治,治腎而不拘泥于腎,對鄒燕勤治腎學術思想的形成影響頗深。她秉承了父親的學術思想并有所發展。

  她認為腎病的辨證,以虛實為綱。特別是慢性腎炎,務必注重扶正祛邪,根據不同病程、不同病情,把握虛實、靈活處理。她提出,五臟中腎最為嬌嫩與柔弱,氣候上的變化,物理上的刺激,情緒上的波動等各種外因與內因都能影響到腎臟。對于激素治療出現的副作用,如滿月臉、水牛背、圍裙腹,而尿蛋白不降等癥狀,鄒燕勤在跟隨父親侍診的過程中有深刻領悟并整理出父親運用疏滯泄濁法的經驗。對水腫及尿蛋白的治療,鄒燕勤總結出疏風宣肺利水法、清肺解毒行水法等多種方法。

  除了在腎病方面著述頗豐,課題研究成果卓著,她更勤于思考,敢創新。上世紀80年代,國家重視對名老中醫學術經驗的傳承工作。如何既能讓先輩經驗傳之后人,又能直接以名家經驗服務于廣大患者?鄒燕勤與同事們一起,引進世界先進的微機技術,研制成鄒云翔教授腎系疾病診療與教學經驗應用軟件,在全國開此類課題研究的先河。其中儲存了820個癥狀信息,總結了腎系疾病316個主證和50個兼證,能使用的基本方劑739個,能為腎臟系統的13種疾病作辨證治療。這些軟件應用于二十余家醫院,如同鄒云翔教授親自為當地患者診療。

  對于這些成績,鄒燕勤并未滿足,90年代,她又根據新藥研究及臨床應用的需要,研制出保腎片等多種治療腎系疾病的藥物,如已開發成功的參烏益腎片治療腎衰,臨床效果顯著。鄒燕勤說:“由于我有生物學的知識,所以能夠將生物學的知識與中醫融會貫通。”生物學是她研發新藥靈感的繆斯。在她辦公室的小冰箱里,還保留著幾種她研發的藥物的樣品。她打開冰箱一一介紹,像一個雀躍的少女。

行醫:療疾愈癥更治人

  很難說,鄒燕勤的診室,是寂靜還是喧鬧。與有些診室的人聲鼎沸不同,來看病的患者沖著她的名氣來,又尊重她年長,在她面前總是安安靜靜的。

  可這里確乎又是熱鬧的。患者絡繹不絕,紛至沓來,一個上午的診療過程中,從第一個患者走進診室,到最后一個患者走出診室,她幾乎沒有休息,也很少有喝水的時間。

  就算忙碌,鄒燕勤也總是帶著淡淡的微笑,氣定神閑。無論診室外多么喧囂,進入鄒燕勤的診室,會感到異常的安寧與平和。從醫六十余年,醫學真諦早已融入她的血液,一些經典往往脫口而出,臨證時常常舉重若輕。

  每看一位患者前,她會扶一扶眼鏡,以便更好地望診。兩副眼鏡,一副近視鏡,一副老花鏡,她需要在兩者間切換。

  她記得病人的名字、面容、經歷。初診的患者她會仔細詢問,“睡得好嗎?”“食欲怎么樣?”“你思想要放松。”患者的詢問她會側過身子傾聽。面對復診的病人,有時還會俏皮地與他們拉些家常,就像老友見面一樣隨意和熟悉。

  平易近人,是每個見過鄒燕勤的患者都會油然生出的感覺。在鄒燕勤的診室里,掛著一幅腎臟的解剖圖,這對形如蠶豆的器官,藏精,主水。腎病兩個字卻是很多患者的夢魘。

  在這間診室里,有尚在學語的小兒叫鄒燕勤“奶奶”,鄒燕勤也會給他們溫柔的回應。有家財萬貫的商人,也有因為激素作用有些肥胖的小學生。有焦急的母親,有細心的妻子,也有孝順的兒女。

  患者沉郁,她鼓勵;患者快樂,她高興。無論貧窮還是富貴,無論年長還是年幼,她總讓患者感受到他們在同一戰壕里對抗疾病。

  江蘇常州的李先生走進診室。她將手輕輕搭在他的手腕上,在細細診過脈后,又看了看他的面色和舌象。看到李先生面帶愁容,她拍拍他的肩膀說:“你看,你的指標已經有下降趨勢了,要卸下思想包袱,我們一起努力。”

  聽到鄒燕勤的鼓勵,李先生輕松了許多,也開了幾句玩笑。在開完藥方以后,她又叮囑李先生:“魚蝦蟹不要吃,不要再抽煙了,飲食要清淡,每天攝入的鹽要控制在4~5克,按我給的書面醫囑吃,不要疲勞,不要感冒。”

  拿到化驗單,她拿著紅筆將指標異常的部分標注出來,一邊標注,一邊說:“對于慢性腎功能不全這種病,我沒有除根的能力,但是可以遏制疾病的發展,西醫認為肌酐不可逆。但其實對于早中期的腎功能不全,通過中醫中藥調理可以大大延緩疾病發展,甚至達到正常的指標,讓患者有質量地生活和工作。”

  有些遠道而來的患者,鄒燕勤不忍心看他們白跑一趟,總會盡力為他們加號。她的學生、江蘇省中醫院腎內科主任醫師周恩超說:“鄒老心很軟,每次看到患者遠道而來,總不忍心,就會給患者加號,這樣每次出診,都要工作到下午一兩點,也吃不上午飯。”

  曾經一位連云港的尿毒癥患者,輾轉找到鄒燕勤治療,經過一段時間的中醫辨證治療后,她的指標正常了。她提老攜幼,給鄒燕勤送來鮮花和錦旗。

  鮮花和錦旗,她并不在意。她在意患者的感謝和長久的擁抱。她在意患者能獲得圓滿的人生,可以享受有質量的生活。她不喜歡患者將她看作再生恩人,她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平凡的醫者:“一聲感謝,一個擁抱,所有的付出和辛苦,都值得。”

  育才:傾囊相授育桃李

  每次鄒燕勤出診,總有幾個學生圍坐在她身邊。他們中間,有的是早已聲名鵲起的腎病專家,有的是初出茅廬的年輕學者,但在鄒老面前,每個人都像剛入學的孩子。

  “這個病人的病癥有什么特點?”

  “為什么要用這個方子?”

  遇到疑難的問題和病例,鄒燕勤就會給學生們分享自己的診療思路和辨證方法。在問診同時,有時還要點撥學生,講解其中的細微之處。

  很多學生雖已入中年,但仍能清晰地記得第一次見到鄒燕勤的情景。江蘇省中醫院腎內科主任醫師易嵐自2008年跟著鄒燕勤學習,“那時,我總坐在鄒老對面,跟著她抄方,10年前的情景仿佛還在眼前。”

  跟師臨證抄方是每個學習中醫的學生不可或缺的環節,對于學習處方思路,提升臨證水平和傳承學術經驗都大有裨益。過去,鄒燕勤跟著父親抄方,如今,她的學生們也跟著她抄方學習。手中的筆書寫一味味草藥,從毛筆、鋼筆到中性筆,中醫知識也隨著筆尖代代傳承。

  同為鄒燕勤的學生,江蘇省中醫院腎內科主任醫師仲昱說,“鄒老不僅在學術上影響學生,更在品格上影響學生。她的一句話,一個技術或一種方法,就能讓學生終身受益。”

  鄒燕勤總結自身的學習經驗,認為中醫繼承要提倡四個結合,大學教育與師承、家傳學習相結合;學習經典與選讀醫案相結合;門診跟師抄方與病房管床名師查房相結合;集眾家之長與悟一己心得相結合。

  在培養中醫人才方面,鄒燕勤踐行“四個結合”的理念。來拜師的青年中醫優秀人才,都能感覺到她的海納百川。在培養傳承人方面,她打破門戶之見,將自己的知識和經驗毫無保留地傳授給學生。她說:“國家給了中醫資源和政策,我有什么理由不傾囊相授呢?”

  回憶父親對她的教育,她說:“父親對我以鼓勵為主,不太批評我。每次我寫的方子父親都會細細看過,再增減藥材。”像父親對待自己那樣,她也這樣對待自己的學生。

  在種滿梧桐的漢中路旁,“江蘇省中醫院”幾個大字在梧桐的掩映里若隱若現,旁邊是郭沫若先生的落款。抗戰期間,鄒云翔曾為郭沫若的朋友治愈腎臟病,時值鄒云翔在籌建江蘇省中醫院,郭沫若為表感謝便揮筆題下了這幾個大字。經歷了幾十年的風霜,這幾個字仍然掛在江蘇省中醫院最醒目的位置。

  這幾個字始終提醒著如今85歲的鄒燕勤,要時常像父親一樣,保持終身學習的精神。她說:“要想教好學生,就要不斷學習,不斷提高自己的水平,水漲才能船高。”

  在學生們眼中,她不僅是學術上的大家,在生活中,她也有自己的一方小家。仲昱說,鄒老注重生活的情趣,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個“文藝青年”。

  她會彈鋼琴,會跳民族舞,也會打腰鼓。她打著腰鼓唱著歌的樣子,曾被拍攝下來掛在照相館的櫥窗里。幾十年過去,她的眼睛還同年輕時一樣,有神,晶瑩,閃著智慧的光亮。

  熟悉鄒燕勤的人都知道,她的性格隨和、柔軟、平靜,很少高聲說話。在她辦公室座椅上方,懸掛著一副著名書畫家周長水的山水圖,青山起伏,清水蜿蜒,別有情致,正如她一生恬淡的心境。(徐婧)

(C)

?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11选5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