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要聞

近百位專家歷時近10年編著的《本草綱目新編》,除從綱目原文、藥材概覽、藥理作用、藥性與臨床、述評等方面進行全方位梳理外,還收錄古今名醫的臨床用藥經驗——

為《本草綱目》注入新的生命力

時間:2019-11-07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2版 作者:陳依

  2019年8月,由岐黃學者、世界中醫藥學會聯合會李時珍醫藥研究與應用專業委員會會長、湖北中醫藥大學教授王平,湖北中醫大師、湖北中醫藥大學詹亞華教授主編,近百位專家歷時近10年編著的《本草綱目新編》正式出版。全書500余萬字,以金陵版《本草綱目》為基礎,突出學術性、創新性與實用性。這部著作凝結著湖北中醫藥人傳承精華、守正創新的心血。

堅守初心弘揚李時珍精神

  李時珍早年業儒,深受程朱理學的影響,他秉持“治身以治天下”“壽國以壽萬民”的精神,研習本草,懸壺濟世。為撰寫《本草綱目》,李時珍“讀書十年,不出戶庭,博學無所弗覼”(語見顧景星《白茅堂集》),更遠涉湖南、江西、安徽、江蘇等地,采集藥物標本、親驗藥物療效,做到了勤求古訓、博采眾方、知行合一、求實創新。

  湖北是李時珍故里,在《本草綱目》所記載的1892種藥物中,武當山有400多種,神農架有1200多種,道地藥材種類占全國道地藥材總數的10.5%。10年前,王平、詹亞華等專家萌生了重修《本草綱目》的想法。在王平看來,湖北是李時珍的故鄉,《本草綱目》是世界瑰寶,作為湖北唯一一所高等中醫藥院校,湖北中醫藥大學應當承擔起這部中醫藥經典的創新性編著工作。抱著傳承李時珍精神、弘揚中醫藥文化的初心,湖北中醫藥大學匯集一批中西醫結合專家學者及青年人才,組成專家團隊開啟了近10年的著書之旅。

  “編寫的過程中最難的是對文獻內容的考證。”詹亞華說,“對原著中的許多藥材,大家往往是‘只知其名,不知其物’,因此必須多方考證才能保證內容準確。”盡管年逾八十,詹亞華仍然堅持參加每一次的統稿會,認真校對把關書中內容。無論寒冬臘月、炎夏酷暑,他工作室的燈總會準時亮起。詹亞華筆耕不輟、堅守初心的精神感染著團隊中的每一個人。為了弄清楚某味藥的產地,團隊赴書中地址考證,以求還原藥物種植地變遷的歷史;文獻考證時遇到不同觀點,成員們還會召開“小會”共同商討,以求為讀者提供盡量全面的解釋。這種在常人看來“小題大做”的舉動,是他們以實際行動弘揚李時珍精神,他們覺得“很值得”。

勇擔使命著《本草綱目新編》

  據不完全統計,《本草綱目》自出版至今有150余種相關版本出版,如何在這些林林總總的版本中找到自己的方向和位置,創造性、創新性地豐富《本草綱目》的內容,是湖北中醫藥大學的編撰團隊努力的方向。“十年磨一劍”,團隊力爭從版本參考、內容考證、藥理藥效、臨床應用等多方面讓這部歷史巨著煥發新的光彩。2012年7月,《本草綱目新編》學術研究與編寫審稿會召開,團隊進一步明確了“源于經典、傳承創新”的編寫原則和“尊重原著、醫藥并重、突出學術、強調新編”的編寫思路。

  編寫期間,中藥炮制專家團隊成員研讀古籍,系統梳理了《本草綱目》中“修治”專項內容,總結“修治”對炮制技術發展的影響,理清古今炮制方法傳承脈絡。該團隊還進一步挖掘了《本草綱目》中的臨床用特色飲片,以期通過研究使部分飲片品規上標準、進藥房,服務臨床。中藥藥理學專家團隊持續推進對《本草綱目》的深度研究,力爭將中藥藥理學最基本、最實用、最新的研究成果和參考文獻納入其中。中藥制藥團隊認真挖掘《本草綱目》中傳統中藥制劑的內容,將王平主編的《李時珍醫藥選讀》運用于中藥制藥專業和中藥制劑學科本科教學工作。撰寫期間,團隊專家堅持一線臨床工作,將藥物在臨床使用中的難點、疑點、不同觀點,及醫家見解、經驗用藥,分條敘述,歸納總結,力求達到“醫藥并重”的目的。

  2018年5月,《本草綱目新編》樣書亮相。“對書籍的審校要有精益求精的精神。”在王平看來,“只有經歷時光的打磨,才能經得起讀者的檢驗。”又經歷了一年的反復校訂后,這部著作正式與讀者見面。

守正創新助力中醫藥高質發展

  《本草綱目新編》與之前的上百個版本相比有很多亮點。王平介紹,《本草綱目新編》對原著中1892種藥物,從綱目原文、藥材概覽、藥理作用、藥性與臨床、述評等方面進行全方位梳理。如《本草綱目》載,人參大補元氣,起主要作用的是根,但現代藥理研究發現,人參的有效成分人參皂苷,在葉片、根莖、根須中均有分布,有較高的抗腫瘤活性。《本草綱目新編》對這些內容進行了補充和說明。此外,書中還收錄古今名醫的臨床用藥經驗,如“黃芪”一藥,書中既記載了清代中西匯通醫家張錫純的經驗,又補充了近代中醫學家姜春華及國醫大師裘沛然“一為生用,二為重用,三為久用”等論述。“讀者們在《新編》中既能看到經典與歷史,又能看到現代醫學的發展與完善。”王平說。

  在編寫過程中,湖北中醫藥大學聚集了中醫藥學、基礎醫學、植物學、礦物學、語言學等多學科專家對《本草綱目新編》書稿進行審讀把關,可以說《本草綱目新編》集多學科專家合作,博采眾長。

  “對待《本草綱目》這類中醫藥文化經典,我們要抱著自信和尊重的態度。”王平說。對原著中某些在目前看來“過時”的藥物,《本草綱目新編》并未草率刪除,而是將其在“編寫說明”中一一列出。如對“蛟龍(海鱷)”等與現行野生動植物保護法規相違背,不符合現代生態環境保護的藥材,書中注明“不應再使用或使用代替品”;對如“金”“銀”等目前尚無明確依據表明可用或不可用的藥材,書中注明“應謹慎使用”。理性辯證,與時俱進,湖北中醫藥人正以充分的文化自信與開放包容的學術追求為《本草綱目》注入新的生命力。(陳依)

(A)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11选5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