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學術臨床 > 中醫流派

長安醫學——關中李氏骨傷學術流派

劉德玉治療頸椎病案一例

長安醫學

時間:2019-08-05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5版 作者:袁普衛 康武林 李殉

  劉德玉是陜西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學術帶頭人,第四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陜西省第二批名中醫,下案為劉德玉治療的一例頸椎病案例,報告如下。

  賈某,男,64歲,頸項部疼痛伴雙上肢抽痛麻木3月余;頸椎X線示:頸椎曲度變直C3/4反曲,C4/5/6椎體邊緣骨贅形成,鉤狀突變尖,C3/4椎間孔變小。CT示:C3/C4/C5/C6椎間盤突出。辨為痹癥,氣滯瘀阻、寒濕阻絡證,自擬黃芪桂枝五物湯加減,溫筋散寒,益氣活血,化瘀止痛,療效顯著。

  患者因“頸項部疼痛伴雙上肢抽痛麻木3月余。”于2001年8月2日前來就診。癥見頸項部疼痛麻木,雙上肢麻木活動受限,夜不能寐,不能平臥,神智清,精神差,痛苦面容,二便自調。面色無華,舌質淡,舌下發紫,苔厚膩,脈沉細。查體:雙前臂被動體位,頭頸部活動受限,頸部肌肉緊張,雙側橫突壓痛,雙側斜方肌及肩胛骨內側壓痛,雙側臂叢神經牽拉實驗陽性,雙側虎口區及手指遠端感覺減退。此病屬痹癥范疇,為氣滯血瘀、寒濕致筋脈,痙攣成痹阻所致,法當溫筋散寒,益氣活血,化瘀止痛。方用黃芪桂枝五物湯加減:黃芪30g,桂枝12g,白芍15g,當歸12g,葛根20g,丹參15g,益母草12g,赤芍12g,路路通12g,清半夏12g,生姜12g,大棗6枚,陳皮12g,甘草10g。上藥7服,水煎服,日7劑,早晚各7次。給予患者頸部手法按摩并手法復位(1.行頸部手法放松頸部肌肉。2.自身體位行枕頜部牽引數分鐘。3.應用旋轉側扳法給予頸部復位)。外用熱敷散(陜西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方):劉寄奴12g,獨活12g,防風12g紅花9g,艾葉9g,桑枝30g,花椒9g,草烏9g,川烏9g,伸筋草12g,透骨草12g,牛膝12g,瓜蔞12g。用食醋將藥拌濕,包裹于紗布中,蒸熱后敷于頸肩部,以不燙傷皮膚為度,每日2次,每次60分鐘。囑患者囑其平素應注意防風、防寒、防潮,低枕睡眠,指導頸部功能鍛煉增強頸部椎體穩定性。

  二診:上方藥服7服后,患者得以平臥休息,頸部強痛緩解不明顯,但雙上肢麻木及頭痛改善不明顯,舌質淡,舌下發紫,苔厚膩,脈沉細。此仍是氣滯血瘀、寒濕滯于筋脈,痙攣成痹阻所致,以上方稍加調整:黃芪30g,桂枝12g,白芍15g,當歸12g,葛根20g,丹參15g,益母草12g,赤芍12g,路路通12g,清半夏12g,生姜12g,大棗6枚,川芎12g陳皮12g,甘草10g。上藥7付,水煎服,日1劑,早晚各1次。小針刀松解治療1次(于頸部C4/C5/C6棘突兩側各3個點,雙側橫突間6個孔運用自制小針刀深達相應骨面行針刀剝離松解。)繼續雙側頸肩部熱敷,余囑同前。

  三診:又服7服藥后,患者自感頸肩部疼痛緩解,雙上肢麻木改善不明顯,舌質淡,苔白,脈沉。遵效不更方原則,上方再進7服。繼續頸部手法治療及熱敷,小針刀松解1次,余囑同前。

  四診:又服7劑藥后,患者自感頸肩部疼痛明顯緩解,雙上肢麻木感有所改善,舌質淡,苔白,脈沉。遵效不更方原則,前方再進14服。繼續頸肩部手法治療及熱敷,余囑同前。

  五診:治療1月后患者自感所有癥狀基本消失,舌質淡紅,苔薄白,脈沉緩有力。囑其服用自制頸痛消膠囊,口服3次/日,3粒/次。囑患者囑其平素應注意防風、防寒、防潮,低枕睡眠,避免長期低頭伏案工作,指導頸部功能鍛煉增強頸部。治療后至今未見復發。

  按:本病屬中醫頭暈、頭痛、痹證、項強、頸肩痛等范圍。中醫辨證是由于正氣虛弱,風、寒、濕、等外邪侵入太陽經,使經絡痹阻,營衛失和,氣血運行不暢;或因局部慢性疲勞性損傷,日久則氣血不足,血運無力,致氣血瘀滯脈中而發病,正如《醫林改錯》記載:“元氣既虛,必不能達于營血,血管無氣,必停留而瘀。”病程遷延,精氣耗傷,以致肝腎虧損,經脈骨節失養,即所謂:“腎主骨藏精,精生髓,故腎虧則骨萎;肝主筋,筋附骨,肝血不足則筋失所養”;腎精虧虛,不能主骨生髓,以致骨質疏松進而增生形成骨贅,壓迫阻滯血脈,血運不暢而成瘀,筋脈失養。劉德玉認為頸椎病分為虛實兩端。實證主要以寒、濕、痰、瘀為主,偶可見風邪,虛證則以氣血陰陽為主,主要累及的臟腑是肝脾腎。因此辨證論治的核心主要是首先辨清虛實,或虛實兼夾,再次分清主要的實邪或主要的虛邪及其臟腑所在。對于氣血兩虛夾瘀可選黃芪、炒白術有補氣;熟地、川芎、白芍、當歸養血舒筋;天麻、川芎、雞血藤可安神健腦、活血通絡。對于寒濕阻絡可選羌活、威靈仙、天麻、秦艽祛寒除濕止痛;桂枝、川芎、赤芍溫經活血、通絡。對于肝脾腎虧虛,可選用熟地、炒杜仲、牛膝等有補腎養血功能的藥;鹿角膠、龜板膠有填精益髓、強筋健骨等功能;山藥、炒神曲能健脾和胃,溫陽益氣之功。

  劉德玉在內服中藥的同時給予患者手法治療。于患者頸根部進行反復滾摩,放松脊椎病患者背部肌肉,實現對患處的筋脈舒展,血流貫通。放松手法后采用頸部扳法,調整脊椎結構和脊椎神經,恢復脊椎神經的正常功能和脊椎的穩定性,使患者脊椎關節達到力學平衡,實現對患者癥狀的改善。(袁普衛 康武林 李殉 陜西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

  (注:文中所載藥方和治療方法請在醫師指導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11选5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