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學術臨床 > 歧黃論壇

經方:隨俗為變入兒科

時間:2019-10-21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4版 作者:張亦舒

  2019年9月下旬,為了促進經方在臨床的普及應用,由南京中醫藥大學國際經方學院主辦的疾病與經方系列(四)——“2019兒科病與經方”培訓班在江蘇南京舉辦。培訓班特邀中醫兒科專家專題講解兒科用經方的思路和臨床經驗。參會人員都是在基層一線的臨床醫生,有兒科醫生,也有不少全科醫生,還有一些愛好經方的年輕媽媽們。經方在兒科為什么如此受歡迎?經方如何激發兒童內在的自愈力?兒童能喝經方湯劑么?“經方媽媽”是一個怎樣的群體?

  南京中醫藥大學國際經方學院院長黃煌教授條分縷析回應了以上疑問。

  問:經方為什么受兒科醫生的歡迎?或者說經方為何被孩子們及其家長所接受?您認為其中的原因有哪些?

  黃煌:原因比較多,主要有三點。

  第一,經方治兒科病效果好。經方重視患兒體質,注重激發患兒內在的自愈力,這種治療原則符合兒童生理特點。兒童生機蓬勃,為純陽之體,只要對證下藥,見效很快。小方治大病,古方治今病,在兒科應用魅力四射。

  第二,經方生活氣息,如小建中湯的麥芽糖甘甜;甘麥大棗湯的紅棗噴香;桂枝湯后喝一碗熱粥;麻杏石甘湯里加梨和冰糖等,均有廚房的氣息,兒童對這些經方心理上抵抗小,依從性較好。

  第三,經方方小規范,適合在基層以及家庭推廣。現代社會,經方愛好者越來越多,很多高學歷的年輕媽媽成為學習經方的主體,她們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叫“經方媽媽”。她們不要求學習高深的道理,只需要掌握實用的技術和了解安全使用經方的要點。經方方證明確,使用規范,便于學習和應用。

  問:關于經方注重激發患兒內在的自愈力這個方面您能否展開講一講?

  黃煌:重視正氣是中醫的基本思想。以《傷寒論》為代表的經方醫學體系非常強調保護和激發人體內在的自愈力。《傷寒論》有句話:“凡病若發汗、若吐、若下、若亡津液,陰陽自和者,必自愈”。陰陽調和了,很多病自然就好了。如何調理陰陽?中醫是根據前人指示的方證而用藥,所謂“觀其脈證,知犯何逆,隨證治之”。

  方證是什么?不僅是癥狀,還包括特異性的體征,如脈象、舌象、腹證;特異性的精神心理特征,如面色、神態等;特異性的臨床表現等。能識別方證,就能抓住治愈疾病的關鍵點。疾病終歸還是機體自愈的,經方只是幫助和誘導。對于兒童來說,這種順其自然的治療理念尤其重要。許多人認可中醫治病安全,與此理念有關。

  問:我經常看到一些中醫開的處方挺大,二三十味中藥,煮出來藥味十足,孩子聞到氣味就不愿意喝。經方是如何解決孩子不愿喝藥的問題?

  黃煌:要中藥湯液的口感好,有幾個因素需要注意。

  首先,藥方要對證。發熱口苦苔黃的時候,服用黃連黃芩時,是不苦的。腹脹腹痛、大便干結時,服用大黃芒硝是能下咽的,為什么?因為機體需要。脾虛的孩子,愛吃甜食;氣滯的孩子,喜吃辛香煎炒。但不對證,就是服用黨參、黃芪,孩子也會不接受。所以,有的時候,對證不對證,孩子的舌頭說了算。

  其次,是方子的問題。一般來說,經方是規范方,在口感問題上,也是有考慮的。小柴胡湯里有甘草和姜棗,小建中湯內必須放麥芽糖,炙甘草湯用水酒各半煎煮,當歸四逆湯雖有細辛的辛烈,但有25枚大棗帶來的香甜。

  再有,一些經方內有藥食同源藥,如甘麥大棗湯里有小麥、甘草和大棗,當歸生姜羊肉湯里有羊肉、生姜,梔子豉湯里用豆豉,溫膽湯里有橘皮、茯苓、生姜、紅棗等。這些經方中沒有那些讓孩子難以接受的苦味或辛味的藥物,更沒有氣味腥臭或外形恐懼的動物藥或蟲類藥。經方這種濃濃的生活氣息能讓孩子們感到親切和熟悉。

  問:當今兒童醫院往往人滿為患,如何發揮中醫藥在兒科疾病上的作用?您對此有何看法?

  黃煌:兒科病是歷來中醫診療服務的重要領域,特別是感冒發熱、咳嗽氣喘、消化不良、腹瀉、皮膚病、發育不良等常見病多發病,中醫藥的療效是非常好的。當前我國兒科病的治療,兒科醫生是主力,但我認為應該讓全科醫生也介入,普通的中醫門診也可以看兒科病。歷史上許多內科醫生兼治兒科病,如清代的名醫葉天士就是兒科出身,他的醫案《臨證指南醫案》里的兒科醫案很多。近代寧波經方家范文虎就擅治兒科大病。現代名醫蒲輔周先生救治過許多兒科急癥。其實,中醫不必要分科過細。據《史記》記載:“扁鵲名聞天下。過邯鄲,聞貴婦人,即為帶下醫;過雒陽,聞周人愛老人,即為耳目痹醫;來入咸陽,聞秦人愛小兒,即為小兒醫。隨俗為變”。隨俗為變,就是中醫診療的傳統,當前,我們應該發揚扁鵲遺風,根據社會的需求調整我們的服務內容和研究方向,不能被分科束縛手腳。我們這次舉辦兒科病與經方培訓班的目的就是要讓更多的全科醫生、基層醫生用經方治療兒科的常見病多發病,讓經方服務大眾。

  問:隨俗為變,要求中醫臨床人員有很強的臨床適應能力,如何提高基層醫生這個能力,您有什么好的方法嗎?

  黃煌:這是個大課題。從專業的角度看,我提倡在兒科臨床多用經方,加強臨床醫生對經方方證的學習及方證識別能力的訓練。為什么熟練的經方醫生可以處理許多疾病?神器就是抓方證。

  方證是經方應用的靈魂。方證熟悉了,我們才能靈活應變,就如清代醫學家徐靈胎所說:“方之治病有定,而病之變遷無定。知其一定之法,隨其病之千變萬化,而應用不爽”。他說的“方之治病有定”,就是方證。經方的方證唯有《傷寒論》說得明白。清代經方家舒馳遠就這么認為:醫者如不從《傷寒論》入門,“則臨證一無所據,叩以病屬何經?當用何法?宜主何方?乃茫然矣!” 他說熟悉仲景方法“則治疫乃余技耳!”甚至直言:“諸病雜病方論,毋庸置錄!”雖然說得有點過,但我理解他強調《傷寒論》,就是強調臨床應變能力的訓練。《傷寒論》其實就是一部訓練臨床醫生用的教科書。所以,建議大家還是要認真學習《傷寒論》《金匱要略》,要多讀原文,對其中至少50首重點經方的方證要了如指掌,這樣,才能成為一名初步合格的經方醫生。

  問:前面您還提到了一個很有新鮮感的名詞“經方媽媽”。您如何看待“經方媽媽”這個現象?

  黃煌:“經方媽媽”是指那些具有高學歷自學經方的年輕媽媽們。她們為了讓孩子感冒發燒不去醫院掛水,為了在家庭解決雙親老人的小毛小病,開始嘗試學習中醫。由于經方方小,實用性強,具有生活氣息,所以,她們學習經方特別有熱情。這種現象的出現與當今中醫大眾化的趨勢有關。我國經濟的發展、醫療水平的提高、互聯網的出現、群眾科學素養的提高促進了中醫藥的普及。由于經方具有規范性,所以當之無愧的作為中醫科普排頭兵。同時,也不可否認,這種現象與當今中醫界大處方較多、中醫療效不盡人意的情況有關,是一種民眾有意識的自我治療行為。我認為,對于“經方媽媽”現象,相關部門和中醫界應該高度重視并給予必要的支持。這是中醫界開始“圈粉”和培養人才的好時機,一個“經方媽媽”的出現,可以影響整個家庭。在群眾中根植中醫文化的基因,是發展中華文化的長遠之計。我真想辦一個“經方媽媽”學校,讓經方走進千家萬戶。(張亦舒)

  (M)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11选5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