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學術臨床 > 國醫大師學術思想

國醫大師李佃貴:分期論治慢性萎縮性胃炎

時間:2019-10-25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5版 作者:吳佳欣 裴林

 ? 慢性萎縮性胃炎是慢性胃炎的一種類型,呈局限性或廣泛性的胃粘膜固有腺萎縮(數量減少,功能減退),常伴有腸上皮化生及異型增生,為胃癌前期狀態之一。由于本病發病率高,且臨床上常反復發作,不易治愈,又與胃癌的發生關系密切,因而慢性萎縮性胃炎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重視。現代醫學認為該胃癌前期狀態是不可逆轉的,且尚無有效的治療辦法,主要采取對因與對癥治療。李佃貴教授根據多年的臨床經驗,以濁毒立論,防治慢性萎縮性胃炎伴腸化生和異型增生,取得了較好的療效,可使部分腸化生和異型增生減輕或消失,從而扭轉了胃癌癌前病變難以逆轉的觀點,使胃癌的藥物預防成為可能。

病因病機

  中醫無慢性萎縮性胃炎的稱謂,根據其臨床癥狀可歸屬于中醫學“胃脘痛”“胃痞”等范疇,李佃貴教授根據多年的臨床經驗,及對當代人們生活起居、飲食規律變化的觀察,認為感受外邪,飲食不節,憂思惱怒,肝氣郁滯,損傷脾胃,胃氣壅滯,而致肝胃失和,胃失和降,中焦運化失職,清陽不升,濁陰不降,致水反為濕,谷反為滯,日久則氣滯、血瘀、熱郁、痰阻諸癥而生,日久積濕不化而成濁,郁而不解而成熱,熱壅血瘀而成毒,終致濁毒內蘊,瘀滯中焦,氣機郁滯,熱毒傷陰,瘀阻胃絡,氣不布津,血不養經,胃體失于濡養,胃絡受損,胃液枯竭,胃腺萎縮,終成慢性萎縮性胃炎,胃黏膜受損,腸上皮化生、異型增生,最終胃癌形成。由此可見,濁毒既是一種病理產物也是一種致病因素,是本病的基本病理變化,慢性萎縮性胃炎是一個由氣到血、由經入絡的漸變過程,因此,治療本病應遵從中醫整體觀念,辨證論治,以化濁解毒為主,兼以健脾和胃、疏肝理氣、活血化瘀之法合用,以使肝氣調達,脾氣健運,調氣以和血,調血以和氣,氣血相合,胃絡得養,諸癥自消。

  濁毒侵及人體,留滯于臟腑經絡,病久不去,容易生變。濁毒病邪膠結作用于人體胃部,導致胃部細胞、組織的濁化,即病理損害過程;濁化的結果導致細胞、組織的濁變,即形態結構的改變,包括現代病理學中的肥大、增生、萎縮、化生和癌變;以及炎癥、變性、凋亡和壞死等變化。濁變的結果是毒害細胞、組織和器官,使之代謝和功能失常,乃至功能衰竭。濁毒黏滯致使胃絡瘀滯,氣不布津,不養經,胃失榮養,腺體萎縮久久不愈,終則發生腸上皮化生或異型增生。可見,濁毒之邪黏滯不解,盤踞成積是慢性胃炎病程長、反復難愈的關鍵所在;亦是腸上皮化生及異型增生形成的“啟動因子”。慢性胃炎,從淺表性胃炎到萎縮性胃炎,到腸上皮化生伴異型增生,到癌變的過程,就是濁毒內蘊,日久生變的過程。

分期論治

  濁毒內蘊為慢性萎縮性胃炎病機的核心,李佃貴教授根據濁毒之輕重、濁毒之深淺,參考《慢性萎縮性胃炎的萎縮診斷標準和分期分級》,對本病進行分期辨證論治,取效頗佳。

  脾胃虛弱型(輕度)

  癥見:脘腹滿悶,時輕時重,時胃脘隱痛綿綿,喜溫喜按,神疲乏力,食少懶言,語聲低微,面色少華,大便溏,舌淡苔薄白膩,邊有齒痕,脈細弱。

  病機:大多因憂思傷脾,飲食不當或素體脾胃虛弱,中焦運化無力,氣血生化乏源,臟體失養,腺體萎縮,而致慢性萎縮性胃炎。

  治則:化濁解毒,健脾益氣和胃。

  方藥:當歸15g,白芍30g,茯苓15g,白術9g,紫蔻15g,扁豆15g,厚樸15g,枳實15g,木香9g,黨參15g,陳皮15g,山藥15g。水煎,日1劑,分2次溫服。因氣血兩虧,而見心悸氣短、神疲乏力、面色無華、心陰暗耗、寐差等,加太子參、五味子、炒酸棗仁養心安神;脾陽不振,手足不溫,加炙附子、炮姜以溫胃助陽。

  瘀血阻絡型(中度)

  癥見:胃脘脹滿刺痛、痛有定處、食后加劇、入夜尤甚、面色黯滯、舌質紫或紫黯等,或有瘀點、瘀斑等,苔黃膩,脈弦澀。

  病機:脾胃虛弱日久、濁毒蘊阻中焦、久病必郁、氣郁則氣滯、血行不暢、澀滯成瘀、瘀血內滯胃絡等。

  治則:化濁解毒,活血止痛。

  方藥:蒲黃12g,五靈脂15g,元胡15g,蒲公英15g,砂仁9g,當歸15g,川芎12g,三七2g,姜黃9g,白芷15g,丹參15g,雞血藤15g,茵陳15g。水煎,日1劑,分2次溫服。伴胃脘脹滿氣滯,加柴胡、香附、木香;伴異型增生,加三棱、莪術、敗醬草、半枝蓮、半邊蓮,以破血消積解毒。

  濁毒壅盛型(重度)

  癥見:脘悶痛甚、嘈雜不適、吐酸、口干口苦、五心煩熱、頭暈脹痛、納呆惡心、寐差、大便秘結不暢、小便短赤或黃、舌紅、苔黃厚膩、脈滑數或弦滑數等。

  病機:濕滯中焦、日久不化、蘊而成濁、蘊濕生熱、熱壅血瘀等為毒,致濁毒壅盛、瘀滯中焦、阻遏氣機、胃體失養、胃液枯竭等。

  治則:化濁解毒,散結通絡。

  方藥:白花蛇舌草15g,半邊蓮15g,半枝蓮15g,苦參9g,板藍根15g,雞骨草12g,全蝎9g,蜈蚣2條,龍膽草12g,藿香15g,佩蘭12g,香附15g,蘇梗15g,厚樸15g,枳實15g,木香9g,萊菔子15g。水煎,日1劑,分2次溫服。心煩,加梔子、淡豆豉;便秘,加蘆薈、番瀉葉;納呆食少,加麥芽、山楂、神曲、雞內金,以開胃導滯。

病案舉例

  張某,男,61歲。2015 年2月3日初診。患者主因胃脘燒灼感1年余,時伴胃脘隱痛就診。2014年5月27日河北省某醫院胃鏡示:慢性萎縮性胃炎(隆起糜爛伴出血);十二指腸球炎。病理示:胃竇黏膜組織慢性炎伴重度腸上皮化生。無腫瘤家族史。刻診見:食后1~2小時胃脘部燒灼感,偶伴隱痛、食物反流、噯氣、晨起后咽部堵悶、寐欠安、大便日1行、偏干、黏滯不爽、小便調、舌質紅、苔黃根部厚膩、舌邊齒痕、脈弦滑等。西醫診斷為慢性萎縮性胃炎;十二指腸球炎。

  診斷:吐酸(濁毒內蘊)。

  治則:化濁解毒,清胃制酸。

  方藥:白花蛇舌草15g,半枝蓮15g,半邊蓮15g,茵陳15g,黃芩12g,黃連12g,百合15g,烏藥12g,當歸12g,川芎12g,白芍30g,茯苓15g,白術10g,生石膏30g,海螵蛸15g,浙貝母15g,瓦楞子15g,牡蠣15g,桔梗12g,藿香15g,大腹皮15g,厚樸15g,枳實15g,全蝎9g,砂仁15g,紫豆蔻15g,兒茶9g,合歡皮15g。7 劑,水煎服,每日 1 劑,分早晚溫服。囑患者忌食生冷、辛辣、油膩之品,調暢情志、避風寒、慎起居、適運動等。

  復診:藥后燒心明顯減輕,時有燒心,伴咽部堵悶納可,夜寐尚安,大便日1行,色黑,偏干,稍黏,量少,舌紅苔薄黃膩,脈弦滑。于上方基礎上加去藿香、紫豆蔻,加玄參15g,麥冬15g,天冬15g,清熱養陰潤肺。予18服。服藥方法同前,醫囑同前。

  三診:仍飯后燒心、吐酸,時后背燒灼感,大便黏膩,舌紅苔薄黃,脈弦滑。上方去麥冬、天冬、桔梗,加生地15g,牡丹皮15g,清熱涼血,葛根15g,升陽止瀉。每日 1 劑,分早晚溫服,連續治療16個月。2016年6月6日于河北省某醫院復查胃鏡示:慢性非萎縮性胃炎。

  按:李教授認為濁毒是慢性萎縮性胃炎發生發展的關鍵。《金匱要略心典·百合狐惑陰陽毒病證治第三》中提到:“毒者,邪氣蘊蓄不解之謂。”此患者緣于1年前悲傷憂思過度,妨礙脾肺,致使脾失健運,氣機結滯,脾氣不能升清,胃氣不能降濁,肺氣宣降失調,郁久化熱,濁度內蘊因而出現胃脘嘈雜吐酸,咽部堵悶等癥,肺與大腸相表里,肺的肅降有助于大腸糟粕的排泄,肺失宣降,大腸傳導失司,大便秘結,黏膩不爽。李教授方用白花蛇舌草清熱解毒、利濕;半枝蓮、半邊蓮清熱解毒,散瘀止血,利尿消腫;合用可加強清熱利濕解毒之功,現代藥理研究顯示均有防癌抗癌之功效,體現中醫“未病先防”。茵陳、黃芩、黃連合用,清熱利濕之功尤著。以百合。烏藥、當歸、川芎、白芍、茯苓養肝健脾和胃;生石膏,海螵蛸,浙貝母,瓦楞子,牡蠣相伍達收斂固澀、和胃制酸止痛之效;大腹皮、厚樸、枳實行氣散結,消積導滯,以除積滯內阻,暢通腑氣不通;全蝎以毒攻毒,通絡止痛。全方清熱、解毒、制酸、行氣、通絡之藥共用,患者堅持服用16個月,用藥同時叮囑患者飲食生活起居調養,故收良效。

  李師認為慢性萎縮性胃炎由濁毒而生,濁邪穢濁不清,毒由熱生,變由毒起,毒不除,變必生。濁毒病邪有輕、中、重之分,治療也要根據濁毒病邪之輕重,分而治之,濁毒治療不拘泥于一方一藥,應辨證論治,隨癥加減,靈活用藥,使濁毒祛則氣機暢,脾胃運,清陽升,濁陰降,氣血生化有源,肝胃相和,胃絡得以濡養,萎縮的胃黏膜得以修復,收效才能顯著。(吳佳欣 裴林)

  (M)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11选5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