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學術臨床 > 歧黃論壇

《內經》第一次以生命科學知識為材料,系統總結了先秦時期形成的陰陽觀念——

《黃帝內經》賦予陰陽理論新的生命力

時間:2019-10-30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4版 作者:張登本

  ?《內經》中的陰陽理論,雖還帶有哲學烙印,但具有了豐富醫藥學知識的自然科學特征,賦予陰陽理論以新的生命力,并得以完整系統表述和傳承。

  ?《內經》之所以要用陰陽知識構建生命科學知識體系,這與陰陽理論是國人固有、原創的世界觀和方法論不無關系。

  陰陽理論是研究其概念、特性、相互關系及其在生命科學中具體應用的知識體系,《黃帝內經》先后四次對陰陽概念予以定義,全面展示了陰陽特性、陰陽相互關系,并從其具體應用中示人以為何要運用這一觀念來構建自己的知識體系。只有認真閱讀其中的相關原文,才能對此有一深刻而系統的理解。

  陰陽概念及其發生

  陰陽概念源于古人在長期生產、生活中“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易·系辭下》)的取象思維。陰陽概念的初意,是人們通過對太陽活動及其產生的向光、背光,溫熱、寒涼,晴天、陰天等自然現象長期的觀察和體驗,在“遠取諸物”取象思維下產生和抽象的。 如陽和陰字的寫形得到證實。“有日則為陽,無日則為霒(陰)”。陰陽概念的發生,就是“太陽的啟示”。

  《詩經》是最早使用陰陽詞語的古代文獻。其中所涉及的陰和陽所指,不外乎有:向光面和背光面、溫熱和寒涼、明亮和晦暗等意。春秋戰國至西漢時期,陰陽概念被廣泛地用以解釋天地萬物及其運動變化規律,如認為“陰陽者,天地之大理也。四時者,陰陽之大經也”(《管子·四時》)。“春夏秋冬,陰陽之更移也;時之長短,陰陽之利用也;日夜之易,陰陽之變化也”(《管子·乘馬》)。在對陰陽有如此深刻認識的基礎上,便有了“一陰一陽之謂道”(《易傳·系辭上》)的抽象。

  陰陽理論形成并被廣泛運用的秦漢,正是《內經》的醫學理論構建時期,這一世界觀和方法論就被逐漸地引入于醫學領域,廣泛地用以解釋生命現象和相關的醫學知識,并逐漸地與醫藥知識融為一體,成為中醫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

  因此《內經》中的陰陽理論,雖還帶有哲學的烙印,但具有了豐富醫藥學知識的自然科學特征,賦予陰陽理論以新的生命力,并得以完整系統的表述和傳承。

  《內經》先后四次對陰陽概念進行定義,明代張介賓將經文中的定義概之曰:“陰陽者,一分為二也”,這是對陰陽意涵的高度概括,揭示了陰陽是“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素問·陰陽應象大論》)。這里所表達的陰陽,是對自然界相互關聯的某些事物、現象屬性對立雙方的概括,是對物質世界運動變化規律的抽象。既可表示同一事物內部存在的對立兩個方面,更多的是揭示自然界相反相成的兩種(或兩類)物質及其現象的屬性。

  事物的陰陽屬性特征及其醫學意義

  《內經》中陰陽概念是應用最多的關鍵詞,其涉及醫學領域中的各個方面。

  相關性

  陰陽的相關性指大凡對事物進行陰陽屬性歸類時,其所歸類的事物,務必是相互關聯的,不相關聯則不能歸類其陰陽屬性,如“天地者,萬物之上下也;陰陽者,血氣之男女也;左右者,陰陽之道路也;水火者,陰陽之征兆也;陰陽者,萬物之能始也”(《素問·陰陽應象大論》)。無論其中的血氣、男女、水火、左右、上下等,無不是在相互關聯的背景下的陰陽屬性歸類。否則,不相關聯的事物不予以陰陽屬性的歸類。

  抽象性

  陰陽概念的抽象性指天地萬物的變化規律被凝練為“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的時候,已不再是《詩經》所指日光向背等的意涵,而是可以表達諸多事物變化規律的術語,即“陰陽者,有名而無形”(《靈樞·陰陽系日月》)之意。大凡《內經》所用的陰陽術語,多屬于此。

  普遍性

  陰陽的概念普遍用于對自然界萬事萬物的認識,大日月星辰,小到臟腑氣血、藥食性味,毫無例外地應用陰陽知識予以歸納、解釋,如氣與血,臟與腑,物質與功能、亢奮與抑制、寒涼與溫熱、辛甘與酸苦、男與女、太陽與太陰等。即所謂 “陰陽者,數之可十,推之可百,數之可千,推之可萬,萬之大不可勝數,然其要一也”(《素問·陰陽離合論》)之義。

  相對性

  陰陽概念的相對性是指屬于陰或陽的兩方是相對的,而非絕對。

  陰陽的可分性

  即陰中有陽,陽中有陰。如人體臟腑的陰陽屬性,六腑屬陽,五臟屬陰,而五臟中肺心屬陽,肝脾腎屬陰;藥食氣味如“陽為氣,陰為味……味厚者為陰,薄者為陰之陽,氣厚者為陽,薄為陽之陰”(《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故有“陰中有陰,陽中有陽”(《素問·金匱真言論》)之說。

  陰陽在一定條件下可以相互轉化

  陰可轉化為陽,陽可轉化為陰。但陰陽轉化,必具一定條件。如“寒極生熱,熱極生寒”,“極”就是必備條件。《靈樞·論疾診尺》也說:“四時之變,寒暑之勝,重陰必陽,重陽必陰……寒甚則熱,熱甚則寒……此陰陽之變也。”“陰陽之變”就指陰陽間的互相轉化。另如四季氣候的變遷,興奮和抑制的轉化,熱證治療失誤可以轉化成寒證等,都說明在一定條件下的陰陽互相轉化。

  事物陰陽屬性劃分是變化的

  劃分事物陰陽屬性的前提改變,事物的屬性也隨之而變。如人體“背為陽,陽中之陽,心也;背為陽,陽中之陰肺也;腹為陰,陰中之陰腎也;腹為陰,陰中之陽肝也;腹為陰,陰中之至陰脾也”(《素問·金匱真言論》)。說明事物的陰陽屬性劃分,不是固定不變的。在劃分前提改變時,其屬性也可改變。這可解釋事物的多變性、運動性、復雜多樣性,使之更符合自然規律。

  陰陽屬性的嚴格規定性

  不可反稱性

  在劃分陰陽的前提條件不改變的前提下,相對立的兩個事物或同一事物內部相互對立的雙方屬陰屬陽的屬性不能反稱,不可顛倒。如在嚴格規定條件下的陽虛證、陰虛證,以及相應的補陽補陰治法,是不能顛倒稱謂的,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嚴格規定性

  《內經》中的陰陽僅局限于對人體某些有嚴格限定某些物質和作用的概括,這就是“本體陽”、醫學中嚴格規定的“陽”、是對人體具有溫熱、興奮、氣化、推動、彌散、外向、升舉等作用或特性的事物及其功能的表達,或稱“陽氣”,如果呈病理性亢盛則“陽勝則熱”,如其不足則“陰勝則寒”。醫學中嚴格規定的“本體陰”,是對人體具有滋潤、抑制、收斂、凝聚、內守、沉降等作用或特性的事物及其功能的表達,或稱“陰氣”,當其病理性太過則有“陰勝則寒”,不足則“陰虛則熱”。這種屬陰屬陽的認定,是有嚴格前提條件的,不能顛倒,這是其又一特征。

  陰陽的相互關系

  陰陽對立統一法則在《內經》中涉及面很廣,就其相互關系而言,有以下方面:

  陰陽互藏

  陰陽互藏是關系中的基礎、前提。《內經》之“陰中有陰,陽中有陽”就表達了陰陽互藏之意。無論屬陰、或屬陽的事物,都蘊含有陰陽兩方面,這是事物能夠發生、存在、發展的內在基礎。故有“天本陽也,然陽中有陰;地本陰也,然陰中有陽,此陰陽互藏之道”(《類經·運氣類》)之論。

  陰陽交感

  陰陽二氣在運動變化中有相互交泰、相互感應的作用。如“天氣下降,氣流于地;地氣上升,氣騰于天,故高下相召,升降相應,而變作矣”(《素問·六微旨大論》),及“天有陰陽,地亦有陰陽……動靜相召,上下相臨,陰陽相錯,而變由生也”(《素問·天元紀大論》)。相召、相錯、相臨,即指陰陽二氣有相互感應與交合、交流作用,這是自然界事物發生運動變化的根源與動力。正因為陰陽雙方不斷地進行著物質的、信息的交流,才使得雙方能夠發生諸如對立制約、互根、互用、消長、轉化等作用。

  陰陽互制

  陰陽相互制約關系,指陰陽雙方是對立、制約的。如“陰勝則陽病,陽勝則陰病”,及“積陽為天,積陰為地。陰靜陽躁,陽生陰長,陽殺陰藏。陽化氣,陰成形”中所講的剛躁與柔靜、動與靜就是陰陽的相互制約、消長,產生了自然界的正常運動,人體亦然(《素問·陰陽應象大論》)。說明陰陽的制約、消長失調,會導致疾病的發生。雙方通過相互制約而達到“陰平陽秘”(《素問·生氣通天論》)狀態,是指陰陽在相互對立制約中取得的動態平衡。

  陰陽互根

  陰陽互根是指對立統一的陰陽雙方,都是以對方的存在為前提、依據,如果離開對方的存在,己方也就失去存在的意義。此即陰根于陽,陽根于陰。如“陰在內,陽之守也;陽在外,陰之使也”(《素問·陰陽應象大論》)就指事物內部的陰陽雙方,彼此間互為前提的關系,故有“陰陽又互為其根,陽根于陰,陰根于陽”(《醫貫砭·陰陽論》)之說。

  陰陽互用

  陰陽互用是指在陰陽相互依存的基礎上,雙方又能相互促進、相互資助,如“陰者,藏精而起亟也;陽者,衛外而為固也”(《素問·生氣通天論》),是指二者的互用關系,故有“陰不可無陽,陽不可無陰”“陽無陰以生,陰無陽以化”(《質疑錄》)。

  陰陽相互消長

  陰陽的相互消長是指陰陽之間在一定時間、一定限度內,彼此之間不斷地進行著此消彼長,或此長彼消的運動變化之中。此又有陰陽對立狀態下的彼此消長和陰陽互根前提下的同消同長。前者如一年四季的陰陽消長,如“冬至四十五日,陽氣微上,陰氣微下;夏至四十五日,陰氣微上,陽氣微下”(《素問·脈要精微論》),及“陽勝則陰病,陰勝則陽病”之例;后者如陽損及陰、陰損及陽的病理,即為陰陽同消,故有“陰陽互藏其宅,故傷其陽即及其陰,傷其陰亦及其陽”(《吳醫匯講·陰陽常變論》);而治療學中的益氣養血法、補血益氣法、陽中求陰法、陰中求陽法均屬其例。

  陰陽轉化

  陰陽相互轉化是指對立的雙方,在一定條件下可以向其各自相反的方向轉化,即“陽可變為陰,陰可變為陽”(《類經附翼·醫易》)。陰陽轉化是陰陽消長運動發展到一定階段,事物內部雙方的本質屬性發生了改變。如若陰陽消長是事物運動過程的量變過程,那么陰陽轉化就是事物矛盾運動中的質變。《素問·陰陽應象大論》就運用“寒極生熱,熱極生寒”“重寒則熱,重熱則寒”“重陽必陰,重陰必陽”分別從病證轉化、氣候轉化、四季伏邪發病三個角度論述了陰陽的轉化關系。

  陰陽自和

  陰陽自和是指事物內部的陰陽雙方,在對立、互根、消長、轉化過程中,通過自身的“勝復”機制而趨于新的和諧有序狀態,即屬“自和”機制。有勝則有復,勝多則復多,勝少則復少(《素問·至真要大論》)機制,就從自然界氣候變化中的角度表達了陰陽間的自和規律。

  陰陽平秘

  陰陽平秘是指對立統一的陰陽雙方,經過自和機制而自動趨于動態平衡狀態,自然界的六氣通過“勝復”機制,于總體狀態復歸于協調有序。在人體則是“陰平陽秘,精神乃治”(《素問·生氣通天論》)。這是指人體在生命進程中,不斷通過陰陽自和機制,保持各生命階段的和諧有序狀態。各種養生方法,都是輔助人體自身的陰陽自和機制并使之穩固,確保機體的“平秘”狀態。

  《內經》在構建生命科學知識體系時,全面應用了陰陽之間上述種種關系,才形成了獨特的、有現實意義的“陰陽和態健康觀念”(《靈樞·本臟》)。

  為何用陰陽構建生命科學知識體系

  《內經》之所以要用陰陽知識構建生命科學知識體系,這與陰陽理論是國人固有、原創的世界觀和方法論不無關系。

  陰陽乃宇宙萬物變化的總規律

  “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shái衰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素問·陰陽應象大論》)。這是《內經》在對陰陽概念及相關理論深刻認識的基礎上,將其引入醫學領域,用以揭示與人體生命相關事物或生命活動本身的奧秘、構建醫學理論的思維方法。

  《內經》用以釋疑解惑

  《內經》認為,“明于陰陽,如惑之解,如醉之醒”(《靈樞·病傳》),是當時開啟人們步入探索生命奧秘殿堂大門的鑰匙,因此廣泛地運用這一世界觀和方法論來構建其醫學理論體系,將此前逐漸形成的陰陽哲學觀念與醫學內容融合為一體,成為源于而又深刻于哲學的標志,是中醫理論體系發生的文化基因。

  陰陽理論可全面解釋人體生命過程

  《內經》是在“生之本,本于陰陽”(《素問·生氣通天論》)的陰陽生命觀念指引下,全面應用陰陽理論解釋生命現象。以“人生有形,不離陰陽”(《素問·金匱真言論》)說明人體組織結構;以“陰平陽秘,精神乃治”(《素問·生氣通天論》)說明人體生理狀態;用陰陽失調概括人體疾病的基本病機;用“善診者,察色按脈,不離陰陽”(《素問·陰陽應象大論》)突出陰陽理論在診法、辨證中的地位;在“謹察陰陽所在而調之,以平為期”(《素問·至真要大論》)原則下,指導治則治法的確立乃至臨床各種治療方法的實施等。

  第一次用陰陽理論解釋生命科學

  陰陽理論形成的先秦,時逢《內經》構建生命科學知識體系之時,必然將其引入醫學領域。先秦“陰陽者,天地之大理也”“春秋冬夏,陰陽之推移也;時之短長,陰陽之利用也;日夜之易,陰陽之化也”(《管子·四時》)等陰陽觀念,直接成為《內經》闡述生命科學知識中陰陽理論的運用,這就是“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因此,《素問·陰陽應象大論》則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中第一次應用陰陽理論解釋生命科學知識的范例。

  應用陰陽理論舉例

  陰陽理論體現于《內經》所構建的生命科學知識體系的所有層面,如:陰陽解釋人體臟腑結構,至今都是中醫藥理論中研究臟腑知識的依據;用以解釋人體生理機能;分析病因性質和發病規律;歸納相關病機;指導臨床診斷和辨證思維;指導制訂相關的治療原則和治療方法;用于對藥物性味功效的分析;指導建立養生理論和調養方法等。

  大道至簡,在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中,《內經》第一次全面而系統地闡述了陰陽理論這一中國人的思維模式,此處僅以部分原文為例,表達陰陽理論在構建醫學知識中的作用及其意義。《內經》構建的生命科學知識體系充分凸顯了原創的陰陽思維套路,這就是張介賓所說的“醫道雖繁,而可以一言以蔽之者,曰陰陽而已”(《景岳全書·傳忠錄》)。(張登本 陜西中醫藥大學)

  (注:文中所載藥方和治療方法請在醫師指導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11选5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