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學術臨床 > 國醫大師學術思想

國醫大師臨證經驗之熊繼柏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國醫大師、臨床家熊繼柏談成長之路(八)

時間:2019-10-30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5版 作者:張婷 肖丹 孫貴香

  關于如何攻讀醫書,國醫大師熊繼柏提出三步:第一步是讀懂,為求辨釋文理,明晰醫理;第二步是讀熟,在反復研讀中抓重點,熟記背誦;第三步是聯系實際,融會貫通。讀醫書關鍵在熟讀和背誦,熟背古籍逐步打好中醫基礎,做到由博返約,深入淺出,最終厚積薄發。

  熊繼柏諳熟經典,通曉各家,致力教育,勤于筆耕,重視實踐,臨證經驗豐富,效果卓著,從學習中醫醫籍到中醫臨證實踐60余載,最后成長為國醫大師和優秀的中醫教育家。強調以中醫經典理論為指導,臨床上才會得心應手,獲得奇效。文章從讀什么醫書、如何攻讀醫書、背誦經典和方劑等方面出發等方面,初步總結熊繼柏教授關于如何攻讀醫書的觀點。

  博覽群書

  熊繼柏強調研讀經典古籍原著是學習中醫的必經之路。從熊繼柏早年讀書之路可以看出,在攻讀中醫書籍之初,首先可以閱讀比較淺顯易懂的中醫基礎概念類書籍;然后逐步接觸中醫四診方法相關書籍,掌握中醫診斷方法;隨著中醫功底的沉淀,開始學習中醫四大經典,并反復閱讀、背誦,四大經典是醫學之本,對中醫學的發展影響深遠,既奠定了中醫學的理論基礎,也是臨床辨證論治的源泉,值得終身研讀和思考;最后諸如中醫內科、婦科、兒科、外科等與臨床相關的專業性書籍,應重點認真研讀,結合臨床加以思考總結,以豐富自身的臨床經驗。

  熊繼柏13歲時曾跟隨常德地區名老中醫胡岱峰。胡先生帶領他以抄錄和背誦的方式學習《雷公炮制藥性賦》《醫學三字經》《藥性歌括四百味》等中醫基礎著作,然后逐步學習并背誦《王叔和脈訣》《瀕湖脈訣》《醫宗金鑒·四診心法要訣》等中醫診斷著作,再背誦《湯頭歌訣》《時方歌括》《時方妙用》等方劑著作,后開始學習《傷寒論》和《金匱要略》經典及《醫宗金鑒》《傅青主女科》《醫林改錯》《醫學心悟》等古典專著。數年后,復拜師常德地區名老中醫陳文和老師,重點學習《內經》《溫病條辨》等經典之作。此后,熊老又自學了高等中醫藥統編的中醫各科二級教材。

  掌握中醫古籍的共同點

  中醫經典著作大多文字古樸,義理深邃,蘊涵了深奧的智慧,有著獨特的文化底蘊和語言特點,中醫古籍多具有“文簡、意博、理奧、趣深”的共同點,在讀書的過程中,掌握其中的方法尤為重要,在讀醫書時,可參照遵循以下三個步驟。

  第一步是讀懂,為求辨釋文理,明晰醫理:諸如熊繼柏幼時所讀書籍《雷公炮制藥性賦》《瀕湖脈訣》《黃帝內經》《傷寒雜病論》《金匱要略》《溫病條辨》等經典中醫著作,文辭古奧,含義復雜且深邃。若想要讀懂這一類書,首先需要具備一定的文言文基礎知識,加強醫古文的學習和了解中醫術語,然后還需要參閱經典著作的注本,也可以多讀后代名醫讀了中醫經典后寫出來的書,把讀過的知識聯系起來,使片段的認識逐漸形成系統的認識,以上均有助于讀懂中醫古籍。學習時既要辨釋其文辭含義,又要明確其中的醫理。例如中醫術語“精”,清代《精說文解字》中說“精,擇米也”。本義是指優選的大米。《靈樞·本神》所云“五臟主藏精者也”,指五臟主藏人體精微物質,此“精”泛指人體的精氣。《靈樞·脈經》記載:“人始生,先成精”,此“精”泛指先天生殖之精。《素聞·太陰陽明論》曰:“脾臟者,常著胃土之精也”,此“精”指后天水谷之精。《素問·通評虛實論》曰:“邪氣盛則實,精氣奪則虛”,以“精氣”和“邪氣”對比,此處“精氣”泛指“正氣”。張景岳《類經·疾病類》記載:“精明之用也”,此“精”指目的神氣精光。

  第二步是讀熟,在反復研讀中抓重點:熟記背誦讀書、治學均需要有扎實的功底,葛洪《枹樸子》云:“欲致其高,必豐其基;欲茂其末,必深其功。”為了增強中醫治學的根底,重在學習中醫經典著作,熟讀經典更是重中之重。歷代醫學著作為中醫發展幾千年的歷史見證,熟讀經典可以明了中醫發展歷史,知曉中醫的學術淵源,洞悉中醫理論,培養純正的中醫思維。熊老認為學習中醫的核心宜熟讀《素聞》《靈樞》《神農本草》《難經》《金匱要略》《傷寒論》是也,然后再閱讀諸子百家,以免誤入歧途、流為偏僻。

  第三步是聯系實際,融會貫通:中醫理論思想來源于實踐,又用以指導實踐,學習中醫基本理論,必須立足臨床,在把握理論的基礎上反復臨證應用,理論和實踐互參互證。

  熊繼柏強調中醫學術思想大多以文言文和繁體字形式記載,理論相對抽象,但并非空洞浮泛、不著邊際的理論。在研讀醫書的過程中,通過臨床實踐來加強對中醫理論的認識是不可或缺的。比如,在研讀中藥學書籍時,可以去中藥房觀察其外貌、品嘗其氣味或是去野外環境找相應的藥材觀察其原始的形態和具體生長的環境。在研讀中醫診斷相關著作時,可以去臨床上觀察各種舌象,把脈體會各種脈象,亦或是觀察各種病理產物等。中醫書籍所傳達的理論靠實踐來驗證,學習中醫理論始終不能脫離實踐,早臨床、多臨床、反復臨床是中醫藥學者成長的必經過程。此外,在讀醫書的過程中還要注意各類書籍以及原著注本之間的融會貫通,相互聯系對比,貫通領會。

  總之,關于如何攻讀醫書,達到上述三步才能做到由博返約,深入淺出,最終厚積薄發。

  關于背誦方劑

  中醫離不開背誦,背誦方劑功夫越是嫻熟,越能在臨床中憶念和運用。熊老對學生的的要求之一便是要熟背500首方劑。正如徐大椿“用藥如用兵”之道,熊老提出“用方如用人”的說法,首先要對該方非常熟悉,才能得心應手,方到病除。

  背方劑不是簡單的背方歌,而是要連同方劑的功效、主治、方藥組成及其在方中的意義都要熟悉了解,甚至于創立該方劑醫家的學術思想都要掌握。比如,若要要掌握中醫活血化瘀法,就必須熟背王清任的一系列的活血化瘀方劑,如通竅活血湯、會厭逐瘀湯、血府逐瘀湯、膈下逐瘀湯、少腹逐瘀湯、身痛逐瘀湯、通經逐瘀湯、癲狂夢醒湯、補陽還五湯等;若要進一步了解治療溫病的思路,就要熟背吳鞠通所創立的銀翹散、桑菊飲、安宮牛黃丸、紫雪丹、至寶丹、新加香薷飲、五汁飲、化斑湯、清宮湯、清營湯、三仁湯等;若要了解李東垣的學術思想,可以通過背誦補中益氣湯、升陽湯、調中益氣湯等來加強學習和理解。

  結語

  當前是中醫藥發展的最好時期。在熊老身上,我們看到了國醫大師的勤奮好學、仁心仁術和博大胸懷,更學到大師們活到老、學到老、工作到老的奉獻精神。作為當代中醫學者,我們必須向熊老那樣,堅持邊讀書、邊臨證,深切把握理論與實踐的關系,學用結合,抓住主要矛盾,凸顯中醫特色,學習之路持之以恒,鍥而不舍,共同促進中醫藥的繼承、發展、創新。(張婷 肖丹 湖南中醫藥大學 孫貴香 國醫大師熊繼柏傳承工作室)

  (注:文中所載藥方和治療方法請在醫師指導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11选5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