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學術臨床 > 國醫大師學術思想

古方乃古賢創制之良方,靈活運用古方對于臨床大有裨益。本文從國醫大師熊繼柏教授書稿及臨證經驗中探析其活用古方的經驗,總結出夯實基礎、熟諳古方是活用之關鍵;謹守病機、抓住主癥是活用之核心;復發復方、聯合增效是活用之良策;以古為基、創制新方是活用之發展。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國醫大師、臨床家熊繼柏談成長之路(九)

時間:2019-11-01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5版 作者:肖丹 張婷 孫貴香

  古方乃古代先賢創制之良方,是中醫學家臨床經驗的結晶,是中醫理論體系構成的重要部分。千余年來,古今醫家積累了數以萬計的有效古方,據《中醫方劑大辭典》收錄的有方名的方劑估算,就有近十萬首之多。學好用好古方是提高臨床療效的捷徑。然而,學習古方不是要求在臨證使用中一成不變,原方照搬,而是學習其中的理、法、藥,否則,就成了岳美中老所提出的開方醫生。因此,靈活運用古方將對臨床大有裨益。

  熊繼柏教授從中醫學徒到國醫大師,從事中醫臨床工作60余載,臨證經驗豐富,立法遣方嚴謹,用方始終恪守“每證必有主方,治病必循中醫理、法、方、藥步驟”“先辨證后選方,強調因證選方,方證合拍”的兩大原則。他集中醫古方之長,在臨床上診治各種疾病,療效獨特。熊老認為“古方之制,規矩存焉!有是證必用是方,有是方必用是證。非古方難于今用,而在于求古方之旨明求與否。”本文從熊老的書稿和臨癥經驗中,探析他活用古方之經驗,為進一步尋求古方之旨,更好地在現今臨床上應用古方奠定了基礎。

  夯實基礎,熟諳古方是活用之關鍵

  古方形成之初大多經過人體實驗,繼則口耳相傳,或著之醫籍,又經過重復驗證、優勝劣汰,才得以千載流傳,而廣泛用之于臨床實踐。熊老年幼即熟讀中醫經典,背誦方劑達數千首。熊老常說中醫生要想上臨床,能背誦500首方是基本功之一。因此方劑的背誦不僅僅包括《方劑學》教科書上所收錄的一兩百首代表方,還有《醫宗金鑒》的方、《溫病條辨》的方、《傅青主女科》的方、《傷寒雜病論》的方、《醫學心悟》的方等,內外婦兒諸科的方劑,都應熟悉和掌握。唯有夯實基礎,牢記古方,在臨證診治疾病時,才能“有理有據,有方有名”,從而避免“無方可用”。要活用古方,必須對古方做到不假思索,張口就來,能對古方所涵之理了然于胸,對相似之方與相異之方比較分析,理解古方之妙,初涉臨床,一定要有方有法,時日漸久,自能匠心獨用。因此,夯實基礎、熟諳古方是活用之關鍵。

  謹守病機,首抓主癥是活用之核心

  病機是指疾病發生的變化及機理,病機概括了機體內在的病理變化,臨床表現盡管可以千變萬化,但往往是同一病機的不同反映。而主癥是指在疾病某一階段眾多癥狀中,患者最痛苦、對患者危害最大、能反映疾病本質、代表病機特征的癥狀。疾病的核心部分就是病機和主癥。熊老強調中醫治病必須辨證施治,即《內經》所提的“謹守病機”。而辨證的前提就是抓住主癥,這是第一要素。比如一個病人如果關節痛,就要按照關節痛這個主癥來辨證。熊老認為在千變萬化諸多見癥中,主癥為綱,兼癥、變癥、夾雜癥為目,在辨證之際,首抓主癥,再抓他證,探明病機,辨清湯方,靈活用方。如熊老在臨證上見胸悶心悸、頭暈目眩、惡心嘔吐、心煩不眠等癥者,常用溫膽湯治療。其病機為痰壅氣郁,肝膽失于疏泄,久而化熱生火,以致痰、氣、火三者交郁。臨床僅見一癥,或兼見他癥,均可考慮用溫膽湯加減化裁。多見胸悶胸痛、心悸怔忡、短氣等癥者,選用十味溫膽湯(陳皮、法半夏、枳實、茯苓、竹茹、炙甘草、人參、丹參、酸棗仁、遠志);多見頭暈頭重、目眩、惡心嘔吐者,加入天麻構成天麻溫膽湯治之;失眠者,常在溫膽湯中加入酸棗仁湯等。學習名方之際,要對其病機、辨證、應用之關鍵了然于胸,才能只常達變,活用古方。

  復法復方,聯合增效是活用之良策

  臨床上單一的病證較少,往往是病情錯綜復雜,或合病,或并病,或數病同見,或有夾雜證。此時,單一的方子很難照應周全,所以加減化裁以致合方復方的使用在所必然。唐容川在《中西醫匯通醫經精義》言:“復方重復之義,兩證并見,則兩方合用;數證相雜,則化合數方而為一方也。”熊老強調“有是證則用是方”,因此在臨床上處理復雜疾病、病因病機或者主要矛盾有兩個或者兩個以上,熊老往往使用合方。如熊老曾在臨床上,以金鈴子散為基本方,合用大補陰丸治療會陰脹痛;合用知柏濟生湯治療前列腺炎;合用龍膽瀉肝湯治療睪丸腫痛;合用化肝煎治療胃脘疼痛;合用丹梔逍遙散治療乙肝脅痛。熊老指出合方的使用,在遵循辨證論治的前提下,或可兩方相輔相成以增強療效,或可彌補一方之不足,或可擴大應用范圍,此乃古方活用之良策。

  以古為基,創制新方是活用之發展

  “中醫的生命力在于臨床”,臨床在于療效。要有療效,在于基礎扎實。活用古方,基于古方,合理創新,并非空穴來風。熊老在古人之法、前人之方的基礎上,結合自己多年的臨床經驗并經過不斷地臨床實踐,創立了幾首為數不多的經驗方,療效顯著。如辨證為風濕相持的痹癥,常用葛根姜黃散(葛根、片姜黃、威靈仙);痰濕阻滯,經絡不通所致的久痹頑證者,常用黃芪蟲藤飲(黃芪、全蝎、地龍、僵蠶、蜈蚣、海風藤、雞血藤、絡石藤、甘草);頭痛頭暈者,常用天麻止痙散(天麻、全蝎、僵蠶、蟬蛻);婦科崩漏者,常用三炭三甲飲合獨參湯(側柏炭、地榆炭、蒲黃炭、煅龍骨、炒龜板、烏賊骨、人參)等。熊老之經驗方均是在古人制方原則下,結合自身臨床經驗所創立的,均有充分的醫理論證和臨床療效保證,其遣方用藥精當,重在解決主要病機,具有一針見血之效,乃古方活用的有效論證。

  小結

  中醫學歷來重視湯方,方劑學是連接中醫理論與中醫臨床之間的橋梁,因此,古方的運用至關重要。那么,如何做到到學古而不泥古,古方活用?首先,夯實基礎、熟諳古方是活用之關鍵,這不僅要求熟記古方的用藥、原方劑量、煎煮方法等,更要理解原方所蘊含的組方原理,掌握方劑的配伍規律及其配伍變化,熟悉其功用、主治以及臨床運用,才能靈活用方。其次,辨證論治是中醫學的精髓,若古方不辨證,則會病變而方不變,使方不合證,是無的放矢,亂用古方。因此,要辨析病機,方證合拍,隨機應變。再次,在中醫辨證論治理論的指導下,復方合方的使用,也是活用古方之良策。依古人之法,據前人之方,合理創新,更是活用古方的思路與方法。(肖丹 張婷 湖南中醫藥大學 孫貴香 國醫大師熊繼柏傳承工作室)

  (注:文中所載藥方和治療方法請在醫師指導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11选5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