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針灸“背心五穴調神區”治療失眠

時間:2019-08-05  作者:安雨 趙百孝

  中醫稱失眠為“不寐”“目不暝”或“不得臥”。隨著社會發展,人們的生活節奏加快,各種生活及心理壓力越來越大,導致失眠的發病率不斷上升,嚴重影響人們的身心健康和生活質量。失眠易導致人體植物神經紊亂,使患者產生緊張、焦慮、抑郁、強迫等不良情緒,甚至出現認知功能減退、記憶力減退及幻覺、妄想等嚴重精神障礙。持續失眠極易引起血糖、血脂、血壓升高,引發心腦血管病等并發癥。針灸是治療失眠的有效療法之一。筆者善于使用“背心五穴”治療失眠,在臨床上取得較好的療效。

  病因病機

  失眠的根本原因在于陽不入陰,陰陽失調。任為陰脈之海,主一身之陰;督為陽脈之海,主一身之陽;督脈的背部分支走向足太陽,與足太陽關系密切。趙教授一般選取任脈的巨闕,巨闕是心的募穴,俞募配穴能夠使得經氣由陽行陰,由陰行陽,陰陽互通,腹背前后通應,從而達到陰陽相對平衡和陰平陽秘的狀態。

  治療方法

  所謂“有諸形于內,必形于外”,筆者發現失眠患者其背部督脈和膀胱經的某些穴位多有壓痛,應用這些陽性反應點治療失眠效果較好。具體方法為:先通過推循法、點按法,循胸1至腰5逐步按壓,探查背部的陽性反應點,然后于最疼痛的陽性反應點對應節段棘突下及對應的兩側背俞穴上施針、艾灸。通過趙教授長年的臨床經驗總結,以及本課題組的臨床研究發現,失眠患者的陽性反應點多集中在脊柱的T4、T5節段及其上、下、左、右的對應俞穴位置;而腦為元神之府,督脈和膀胱經均入絡于腦,故將這些陽性反應點統稱為“背心調神五穴”。

  臨床發現,有相當一部分失眠病人,尤其是肝郁化火證型的患者,在左右背俞穴呈現整體的低痛閾反應,或許也提示其由于氣機升降失常,造成背部肌肉的緊張僵硬狀態,治療時先進行大面積的肌肉放松按摩,可提高此類患者的臨床療效。對于背部緊張、胸椎椎間關節略有錯位、胸悶憋氣的患者,在施針前會先行背部廣泛揉法,繼行背部按法,按法的具體操作為:囑患者俯臥。醫生站于側方,以兩掌重疊置于背部胸椎錯位處,先囑患者用力吸氣,再囑患者用力呼氣,醫生雙手也隨之向下按壓,至呼氣末,瞬間用力,聽到彈響即表明復位。胸悶氣短的病人行此手法后多會立即緩解。

  典型案例

  患者王某,女,55歲。2018年10月6日初診:患者自述入睡困難2月,每晚需服用安眠藥才可就寢,醒后不易再次入睡,無早醒。伴有脘腹脹滿、噯氣、后背部有竄痛、汗多、晨起口苦。脈弦,舌暗,舌尖紅。

  診斷:失眠(痰熱內擾)。

  治則:清熱化痰,養心安神。

  手法:囑患者俯臥,查T4、T5節段明顯壓痛,故針刺身柱、T4下間隙、神道、靈臺,雙側的肺俞、厥陰俞、心俞、督俞、風池、神門、內關,百會等,以上穴位平補平瀉;配以曲池、大椎、陰陵泉等,行提插捻轉瀉法,留針20min;起針后用王不留行籽貼壓耳穴:心、耳中、神門、皮質下、交感等,囑患者每日按揉3次,每次20下。

  2018年10月20日二診:睡眠質量有改善,醒后可以及時入睡,噯氣減少,近日出現胸悶氣短,咽癢的癥狀,無痰,脈右寸大,苔黃,晨起口苦。

  手法:先囑患者俯臥,行上背部廣泛揉法,繼行按法,患者胸悶氣短的癥狀即刻緩解;后囑患者仰臥,針刺百會、四神聰、印堂、神門、內關、巨闕,以上穴位平補平瀉,陰陵泉、內庭行提插捻轉瀉法,留針20min。耳穴同前,另外加脾、內分泌。

  2018年10月24日三診:睡眠明顯好轉,針灸后當晚,即有濃厚困意,隨即停服安定,至今未再服用也能迅速入睡。仍會凌晨2~3點醒來,但能迅速入睡。刻下舌紅,脈弦,晨起口苦。

  手法:針刺風池、T4下間隙、神道、靈臺、厥陰俞、心俞、督俞、神門、申脈、照海等平補平瀉;使用百笑灸筒,溫針灸申脈穴。耳穴治療同前。

  兩個月后電話隨訪,患者睡眠質量再無波動,停用安眠藥,無入睡困難,無早醒,偶爾半夜醒來也能及時入睡。

  中醫治療失眠一定要根據不同的病因病機從整體著手,務必使患者體內氣血陰陽平衡。用灸法一般不灸頭部,務使陽不上亢,宜多灸下焦與下肢部,以引火歸原。失眠還一般與心理因素有關,因此可做適當的心理治療。(安雨 趙百孝)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11选5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