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內清外熏法治療急性腮腺炎

時間:2019-09-20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5版 作者:張莉 鈕曉紅

  急性化膿性腮腺炎,中醫稱之為“發頤”,是一種熱病后余邪熱毒結于頤頜之間引起的瘡瘍病。若寒戰、高熱,病情嚴重者可出現邪毒內陷。臨床特征多為單側發病,初期癥狀主要是疼痛,逐漸引起以耳垂為中心的腮腺區腫痛,張口受限,腮腺導管口可呈現紅腫,壓迫腫大的腮腺區導管口可流出膿性或見膠凍狀分泌物。炎癥初期全身反應不明顯。病情加重,可引起高燒,有時可高達40℃。急性化膿性腮腺炎一旦發病應采用積極措施控制病情發展。本病主要是逆行性感染,因此,預防的關鍵是加強口腔衛生,提高機體抵抗力。

病因病機

  發頤早期多為實證,余邪滯于經絡中,早期治療多以清消為主,以清熱解毒、活血疏通,鈕曉紅教授善于使用清法,且凡用清涼須防冰伏,必佐活血疏通。以普濟消毒飲或柴葛解肌湯加減。

  中醫認為,“腫則不通,不通則痛”。人體經脈氣血流暢,則周身相安。若病邪相加,氣行不暢,血運不調,氣血阻滯不通,則出現疼痛。因以實邪阻滯而痛,故辨證為實痛。不通則痛,熱毒之邪侵入人體則傷津,使脈道失潤不滑利而致氣機阻滯,不通則痛。鈕師認為,發頤腫脹發作,周圍腮腺組織腫脹,阻遏氣機,氣機不暢則生疼痛,故治痛不在于止痛,而根在疏通,驅邪外出,消除腮腺腫脹。

  在發頤的治療過程中,多以清熱解毒、消腫散結為主,使用大劑量的清熱藥和苦寒燥濕藥,易損傷脾胃,導致病人瀉下過度,造成“傷陰”進一步加重,而犯虛虛之戒。鈕師在臨證實踐中重視飲食調理,主張“宜先進白稀粥,次進糜粥,宜須少少與之,并不能早吃肉食”。

  中藥含漱液能抗菌消炎,改善口腔內環境,促進導管口炎癥的消退,對經導管口逆行感染的腮腺炎效果佳。方藥組成:金銀花、野菊花、蒲公英、金錢草、薄荷、紫花地丁、甘草。水煎取藥液100mL,待藥液溫度適宜后頻頻含漱,每天1劑,每次含漱1~3分鐘,每天3~10次。

典型案例

  周某,女,37歲,2019年2月28日初診。

  自述右側耳下腫痛10天張口受限,伴輕度咽痛,無發熱,無咳嗽咳痰,食欲欠佳,睡眠可,大便難解,小便正常。

  查體:T36.2℃,右側耳下觸及硬質腫塊一枚,約3cm×2.5cm,壓痛(+),邊界欠清,活動度欠佳,皮色淡紅,皮溫偏高;顏面部對稱無畸形,右側腮腺導管口紅,擠壓未見膿性滲出;頸兩側Ⅱ區及雙側頜下均觸及幾枚腫大淋巴結,右側較明顯,直徑約2.5cm,質中等,邊界清,活動度可,無明顯壓痛。舌質紅,苔黃膩,脈象滑數。

  輔助檢查:C反應蛋白升高。彩超提示:雙側腮腺彌漫性病變伴右側腮腺腫大、右側腮腺區淋巴結腫大。頸兩側淋巴結增大,右側Ⅱ區考慮炎癥。

  西醫診斷:右側急性化膿性腮腺炎。

  中醫診斷:發頤(熱毒蘊結證)。

  治則:清熱解毒,消腫止痛。

  方藥:柴胡9g,葛根9g,生石膏9g,天花粉9g,黃芩9g,甘草9g,牛蒡子9g,連 翹9g,升麻9g,桔梗9g,蒲公英15g,紫花地丁15g,川軍(后下)3g。

  用法:水煎服,每日1劑,分2次服。

  局部外治:入院后予外敷加味金芙膏6~8小時,每日1次;中藥熏蒸一號方外熏,每日半小時;超聲藥物透入,每日1次,每次20分鐘。治療3天,諸癥全消而愈。

  2019年3月8日復查彩超:腮腺大小正常,回聲稍低、稍粗,分布欠均勻,血流信號未見異常。

  柴葛解肌湯來源于明代陶華所著《傷寒六書》,原方用于“治足陽明胃經受邪,目疼,鼻干,不眠,頭疼,眼眶疼,脈來微洪”等癥,目前臨床多用于外感風寒,郁而化熱證。本方的配伍特點是溫清并用,側重于辛涼清熱;表里同治,側重于疏泄透散。

  中藥熏蒸療法適用于發頤發作期頤頜局部紅赤腫脹疼痛,張口咀嚼受限,耳下腫塊變軟按之應指者。選用發頤熏蒸方:金銀花、法半夏、浙貝母、天花粉、白及、乳香、皂角刺、牡丹皮。通過熱、藥的協同作用,將藥物的有效成分直接作用于患處,可加速局部血液、淋巴液的循環,促進新陳代謝,加快代謝產物的清除,同時由于熱能的作用,促使皮膚、黏膜充血,擴張毛孔,藥物通過擴張的毛孔滲透肌膚,起到清熱解毒、活血化瘀、消腫止痛等功效。可有效防止寒冷清解,冰伏閉郁,毒不得發,必兼疏散為要,還可減少胃腸道反應。(張莉 鈕曉紅)

(A)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11选5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