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1965年6月26日,毛澤東提出“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去”——

仝俐功:把中醫的根扎到農村

時間:2019-10-11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8版 作者:仝玉霞

?1969年,陜西省寶雞市中醫醫院培訓班分別留念,圖中第一排左三為仝俐功。

新中國走過的70載歲月里,中醫人譜寫了無數感人肺腑的故事,匯聚起中醫藥發展的洪流,我的父親便是這其中的一朵浪花。這張老照片拍攝于1969年,是陜西省寶雞市中醫醫院為響應毛主席“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去”的號召,專門組織的中醫培訓班的分別留念,我有幸聆聽父親講述了照片背后的感人故事。

我的父親仝俐功系首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陜西省首屆名老中醫。父親1934年出生于河南農村的一個中醫世家,6歲開始學醫,10歲入門,16歲開始臨床,1956年到陜西省寶雞市中醫醫院工作,現85歲高齡仍堅持出門診。

父親從醫69年,值得回味的往事很多,但最令他難以忘懷的還是1965年。那一年,毛澤東主席發出了“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去”的“六二六”指示。從1965年下半年開始至1973年,父親每年都奔赴各縣區,或擔任赤腳醫生的培訓,衛生員和民兵衛生員的教學工作,或在農村巡回醫療,或合二為一,在巡回醫療的同時承擔教學任務。

父親在教學上從不馬虎,下足了功夫。由于父親河南口音重,為了讓學生聽得懂,他長期堅持練普通話發音。他的課總是通俗易懂,簡潔準確,妙趣橫生,很受學生歡迎。也因此,他被長期分配教學任務,多次當選“優秀教師”“模范老師”。8年間,父親培訓各類農村學生1000多人,可以說是桃李遍鄉村。這些學生大多成了農村合作醫療站的骨干力量,也有不少赤腳醫生后來經過深造進入市、縣級醫院工作。

說起巡回醫療,父親更是激動不已。那個令他魂牽夢繞、思緒萬千的麻家臺和鄉親們,都清晰地出現在了他的眼前……陜西省寶雞市隴縣是離市區100多公里的偏僻山區,而麻家臺還在隴縣偏僻的大山里,更讓人唏噓的是,這里的水極度缺碘,癭瓜瓜(即甲狀腺腫大)、大骨節病等地方病很嚴重。

1973年,父親到麻家臺,一待就是七八個月。當時醫療隊共6人,父親是隊長。麻家臺公社有12個生產隊,父親他們要負責整個公社和所有生產隊的巡回醫療工作。醫療隊人員統一駐扎在丁家山大隊,隊上專門抽調了一位50多歲的大嫂為他們燒水做飯。父親他們一到麻家臺,就開始走村串戶,察水源、觀圈舍,檢查環境衛生狀況,收集地方病的案例。他們宣傳普及衛生常識與防治疾病的知識,提出改水清源方案,并與防疫站的同志一同探測水源,一同改善水質。另外,父親還提出由當地政府出面,讓幼小的孩子們每年到山外居住半年,也就是“換水”的方案。這些措施都收到了一定的成效。對那些因大骨節病而造成的關節疼痛患者,醫療隊則給他們扎針、艾灸、拔火罐,緩解病情,減輕疼痛,受到當地人的普遍贊譽。

父親在麻家臺期間,盡心盡力為當地農民看病。一次,父親去出診,路遇一男子突然仆倒,渾身抽搐,兩眼上翻,口吐白沫。父親立刻意識到這人是癲癇發作,便立即從藥箱里取出銀針,幾針下去,患者就停止了發作,并很快蘇醒過來,現場圍觀的人無不拍手稱贊。還有一次,一位年輕小伙急急跑來叫父親給他妻子看病,說他妻子三天前因與鄰里發生口角,精神上受到刺激,憂悶不樂,后自感怕冷、喉痛、舌根發硬,隨即失音,服用西藥無效。父親趕到他們家里,只見患者意識清晰,面色紅潤,沒有病容,行動如常,就是神態焦急,啞不能言。父親診斷為暴喑癥,隨即給她扎針治療。當留針捻動約3分鐘時,患者突然發出了聲音,5分鐘后,問話能含糊答復,留針約8分鐘時,則言談自若,令患者及在場的親屬甚是驚奇。

我們家現在還保留著一根三尺多長的細木棍,是雞骨頭木,細且堅韌,不容易折斷,是父親從麻家臺帶回來的。這根木棍是父親當時走村串戶行醫的防身器,因為山里有野狗、狼等。有天父親去山里出診,突然看見有兩只野狗迎面撲來,父親使出渾身氣力揮起棍子作為防御才把野狗打跑。父親從此有了底氣,說有了這根棍子,即使今后碰見狼也不怕了。

陜西地區自古有著“秦地無閑草”之稱。父親在農村巡回醫療時還常常跟隨當地藥農去山上采藥,采回來的藥材主要用于補充醫療隊草藥的不足。父親將藥洗凈、晾干,然后進行篩選、烘焙、分切、碾杵,他甚至還學會了熬膏、制藥丸等制藥手法。

如今,跨越50多年的時光回望,父親仍能清晰回憶起那些年去農村工作時的心情和愿望。他說:“當時的心情很激動,愿望很樸素,就是積極響應黨的號召,為國家做些事、出些力,為農民朋友們看看病,減輕些痛苦。”(仝玉霞)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11选5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