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醫文化 > 非遺項目

“傳承好針灸是我永恒的責任”

——訪國家級非遺代表性項目代表性傳承人石學敏院士

時間:2019-10-14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8版 作者:孫桂龍

石學敏院士。 資料圖

  “小小一根銀針,正在從石學敏院士手中,傳到一批又一批更年輕人的人手中。這些銀針,通過他的弟子們接力,讓更多患者的健康得到呵護。在傳承過程中,也會讓這樣的一份仁愛之心,照亮更多人的生活。”

  “除了眾所周知的諸多身份,石學敏多了一個新身份——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針灸’代表性傳承人。”

  2019年8月,在“2019最美醫生”發布儀式現場,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醫大師、天津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主任醫師石學敏在臺上接受采訪時,主持人如是總結。

  “有人說我是鬼手神針,也有人說是銀針外交,其實,我最想干的事情就是把中醫針灸技術傳承下去,讓這古老的中醫技藝造福更多的百姓。”面對眾多贊譽,石學敏最看重的是“傳承”二字,他表示,“把針灸傳承好發揚好,讓中醫更好地為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服務。”傳承,也正是非遺代表性項目生生不息之源頭所在。

投身杏林 矢志不渝

  石學敏1938年6月出生于天津市西青區。說起如何走上中醫之路,石學敏回憶道,童年的時候,印象最深的就是缺醫少藥,家周邊十多個村子只有一名醫生,大多數人生了病只能硬扛。記得小的時候,發生過兩次傳染病,“一次是瘧疾,一次是黃疸,一家子一家子地傳染,村子里死了一些鄉親。幼小的心靈受到了觸動,最早的愿望就是長大了學醫,醫治好更多的人。”石學敏說。

  中學畢業后,石學敏如愿考入天津中醫學院(現天津中醫藥大學)。而正式接觸針灸則是在他畢業兩年后。1965年,他被派往北京參加全國針灸研修班學習,自此與針灸結緣。

  石學敏回憶,在這里,他接觸到了對其一生都影響巨大的一批針灸專家,他們都經全國精選,有的是御醫后代,有的是針灸流派傳人,個個身懷絕技,讓石學敏大開眼界。“那可真是學到寶了,作為一個正規院校畢業的大學生,我確實被折服了,也感到針灸大有精華可挖!”得到了老師的真傳后,石學敏還把學到的技術與其他同學分享。

  此后50多年里,用小小銀針為患者解除病痛成為他畢生追求。經過幾十年的不斷摸索、拼搏,石學敏終于成為該領域的大家:由他創立的“醒腦開竅”針刺法,開辟了中風病治療新途徑;他還創建“針刺手法量學”,填補了針灸學發展的空白;先后發明“腦血栓片”“丹芪偏癱膠囊”等藥品,針藥并用,創立了“中風單元”療法,為治療腦血管病開創了新思路。

尋規定標 傳承有序

  “剛剛接觸中醫的時候,我常常在想,中醫到底是什么,中醫當中有很多謎,這些謎很可能就是寶,”石學敏說,“以往針灸在治療腦中風急救上,根本派不上用場。”

  說起他創立國家級非遺代表性項目“醒腦開竅”針刺法,還要從20世紀70年代末說起。石學敏率先提出中風的根本在于“竅閉神匿,神不導氣”的理論,提出“針刺手法量學”概念,填補了國內針灸學空白,結合藥劑心理和康復訓練,行成一整套完整的石氏中風單元療法,針藥并舉,所創立了“醒腦開竅”針法,在臨床對數以千計的中風患者施治收到顯著效果。該法不僅用于中風病治療,在現代腦病、各種疑難雜癥、痛癥等方面也是卓有成效。

  “針灸學屬自然科學范疇,應該有自己明確的、科學的量學觀,”石學敏說。“中醫歷史悠久,但由于傳統思想的影響,重師承和學派,各自為戰,不能形成統一的規范化、劑量化、標準化程序,造成臨床重復性受到限制。雖然臨床取得良好的療效,而難被西方主流醫學所認同。”

  他認為,中醫也許有兩條路,一條按照傳統的方向發展,另一條就是中醫的現代化,在中醫精華和現代科學之間找到一個比較好的結合點,能夠按照標準化、規范化的方向推廣發展,50年、100年后,中醫將大放光彩。

  為了使針灸治療學走向規范化、劑量化、標準化,他帶領課題組從臨床到基礎研究,將針灸治療有效的130余種病證逐個穴位地進行手法最佳量學標準的篩選研究。對針刺作用力方向、大小、施術時間、兩次針刺間隔時間等針刺手法的四大要素進行了科學界定,改變了歷代針刺忽視劑量的狀態,使針刺治療由定性的補瀉上升到定量的水平,填補了針灸學歷史上的一個空白。

醫者師也 傳道授業

  在天津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針灸科病房樓里,已是81歲高齡的石學敏仍然堅持在一線。這里不僅有來自世界各地慕名而來的患者,也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習中醫的學生。在患者眼里,他是醫術高超、宅心仁厚的醫者;在學生眼里,他則是教導有方、德高望重的師長。

  為了讓醫術后繼有人發揚光大,他更是廣收學生,為針灸人才的培養打下堅實基礎。他先后培養碩士、博士、博士后300余名,來自歐美、東南亞地區以及日本、韓國等國家的學生800余人。雖已耄耋之年,但他還在推廣工作的一線,每到一處都親力親為,為患者看病,為學員帶教,甚至踏上邊疆偏遠貧苦地區,至今已在全國建立53個針灸分中心。自“醒腦開竅”針刺法創立以來,已推廣至國內210多家醫療機構和國外包括美國、德國、法國在內的60多個國家和地區。

  在石學敏的帶動下,國內針灸臨床科研達到分子生物學水平。他們完成國家級、省部級科研項目百余項,獲國家專利6項,出版專著50余部,其中《中醫綱目》被專家譽為繼《醫宗金鑒》之后的一部中醫臨床劃時代巨著。2007年,出版英文版《石學敏針灸學》,推向歐美,深受歡迎,被美國針灸考試委員會指定為考試指導用書;該書還出版發行了法文版和西班牙文版,廣受歡迎。

  2019年9月7日,中醫界目光聚焦天津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學科建設與發展論壇暨國家中醫針灸臨床醫學研究中心啟動會”在這里舉行。石學敏院士作了題為“醒腦開竅針刺法的臨床應用及基礎研究”的報告。他帶領的針灸學科團隊將立足于全國行業引領,進一步加強整體布局,加快推進中醫針灸醫學領域的創新突破和普及推廣。

  “全世界有人的地方,就有中醫,就有中國的針灸。” 即將結束采訪時,石學敏對記者說,“健康是人的第一財富,醫生就是人類健康的護航使者,傳承好針灸是我永恒的責任!” (孫桂龍)

(A)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11选5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