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醫文化 > 民謠·詩詞·故事

小患者雯雯“告別”過敏性哮喘

時間:2019-11-04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8版 作者:朱麗冰

  在臨床中治好頑固病、疑難病很不容易,這需要醫患雙方的高度配合、醫生的篤定、患者的堅定,唯有如此才能增加疾病痊愈的機會。最近收到一個哮喘小女孩的病情好轉的反饋,讓我高興得像個小孩一樣。

  爺爺帶雯雯看中醫

  小女孩叫雯雯(化名),長得又黑又瘦,營養不良,用皮包骨來形容她都不為過,讓人看了心生憐憫。雯雯第一次來我的診室是由她的爺爺帶來的,那段時間我正好應廈門總工會的邀請作了一場以過敏性疾病為主題的講座,雯雯的爺爺就是聽眾之一。雯雯爺爺聽完我的講座,知道中藥可以治療哮喘,而且還可以慢慢地停用西藥、霧化,便第一時間帶著孫女來我的門診就醫了。

  雯雯的爺爺說,雯雯一出生的時候,濕疹就非常嚴重,幾乎整張臉都是糜爛滲液的狀態,用了好多種藥膏也無濟于事,一直到了l歲多才慢慢好轉。可是濕疹好了之后,雯雯媽媽發現雯雯晚上睡覺時呼吸聲音很重,有時還出現憋氣、嘴唇青紫的現象,于是就趕緊把雯雯送到醫院去治療。醫生給出的診斷是支氣管哮喘。

  從那之后,1歲多的雯雯幾乎三天兩頭就住院,每天都要噴布地奈德氣霧劑。家里還因此買了一臺霧化機,每天早晚雷打不動地給她做霧化。然而,即便普通的感冒也可能引起雯雯的哮喘急性發作,進而需要送到醫院搶救。

  經過詳細的問診,我發現雯雯的濕疹和哮喘盡管臨床表現不同,但都是基于雯雯“過敏體質”這一共同背景。過敏體質是過敏性疾病產生的土壤,如過敏性哮喘、過敏性鼻炎、過敏性咳嗽、蕁麻疹、濕疹等。因此對雯雯的哮喘治療,既要調理過敏體質,又要針對哮喘進行對癥下藥,也就是調體與治病雙管齊下。為此,我根據雯雯的病情,開出了相應的藥方。

  雯雯全家高度配合治療

  中藥的口感對小朋友來說特別不容易接受,雯雯喝中藥的頭幾天無法下咽,一直到了第四五天才慢慢接受。第一周時,我不敢給雯雯停掉西藥,因為她雖然年齡小,但卻是個“老病號”了,布地奈德也用了好幾年。到了第二周,我建議雯雯的家人在雯雯服用中藥的同時,把布地奈德改成隔天一噴。第一次嘗試布地奈德隔天一噴時,雯雯的哮喘有一點點要發作的跡象,我當時趕緊讓她的家人把雯雯服用中藥的次數增加到一天3次或4次,多喝熱水,這才勉強把哮喘給壓下去。嘗到甜頭的雯雯一家人,這下信心更足了。

  到了第三周,我就大著膽子把雯雯的布地奈德氣霧劑全停掉了,并囑咐家人萬不得已時可以做一下霧化。根據雯雯爺爺做的“用藥情況”記錄,雯雯在第三周徹底停掉布地奈德后,只做過兩次霧化治療。到了第四周的時候,雯雯因為去公園玩的時候衣服穿得太少,氣溫又比較低,有點受涼,開始有點咳嗽。往常只要有點咳嗽,幾個小時后雯雯的哮喘就會發作,因此全家人都做好了隨時去醫院的準備。可是這次的感冒咳嗽并沒有讓哮喘發作,全家人都高興極了,對中藥的治療也越來越有信心。

  雯雯又接著治了一個半月,期間只有頭兩周用過3次霧化,哮喘也是有幾次感覺要發作了(雯雯每次哮喘發作前,胸骨上窩處的凹陷就會陷得很深),但最終經過少量頻服中藥和大量飲溫水控制住了。在經歷中藥治療不到3個月的時間里,這個瘦巴巴的小女孩胖了6斤,飯量也比以前增加了不少。

  雯雯治愈帶給我的思考

  在為雯雯治療將近3個月的時候,我因為公務在身,被外派到馬來西亞教學,便暫時中斷了雯雯的治療。但慶幸的是,把中藥停掉后雯雯的哮喘并沒有發作。至今已經7個多月了,我通過微信詢問雯雯爺爺有關雯雯的情況,爺爺說雯雯的哮喘控制得比以前好太多了,中藥、西藥也都沒有用,至今都沒發作過。每次感覺雯雯有哮喘要發作的跡象時,就讓她多喝熱水,躺著休息一下,一般都能自行緩解。

  廈門雖然是個宜居城市,空氣質量非常好,但是我發現這座城市患有過敏性呼吸道疾病的人特別多。那次講座之后,我的門診都快被過敏患者“承包”了。我自己對中醫藥防治過敏性疾病非常感興趣,在讀碩士期間我就是研究中醫藥防治哮喘,在讀博士期間也研究了大量的過敏性疾病如蕁麻疹、濕疹、鼻炎、咳嗽等的中醫藥防治方法。我相信,中醫藥領域也可以研發出一系列療效可靠、可復制的治療過敏性疾病的專方。

  相信未來,在醫生和療效可靠藥物的共同努力下,會讓更多的人告別過敏性疾病的折磨。(朱麗冰 廈門大學醫學院)

(D)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11选5游戏规则